都来小说 > 其他类型 > 我真没想做渣男 > 第一百二十章 不要告诉别人(两章合一)

第一百二十章 不要告诉别人(两章合一)(1 / 1)

“为什么我不开心呢?”林若茵有些奇怪地问苏晓。

正常聊天,不是应该说“如果你无聊的时候可以找我”之类的吗?

苏晓见林若茵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不禁也开始有点怀疑了。

是啊,她看上去哪里有抑郁的样子?

这么说……

她这个念头刚刚起来,还没成型,顾老狗就吓得登时一个闪现就站在了她俩中间。

忙道,“你们到底谁去敲核桃啊?我这锅都热了!林若茵你要是手疼的话,那就去烧火吧,那个最轻松了。”

林若茵白了顾运一眼,没好气道,“我去敲核桃!”

说着拿着一袋核桃,走到了离水槽有一段距离的某个案板上,再放下核桃,挑了一颗,拿起刀背就狠狠地拍了下去。

啪!

核桃一下子被敲得稀碎。

顾运感觉她好像在敲脑壳,好凶的样子,不禁咽了口唾沫。

完了,看样子林若茵已经被点着了,一会得花点心思先扑灭她那头的火。

再一看苏晓,此时她倒已经站在水槽前打开了水龙头,可是侧着脑袋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似的,顾运又眼皮子一跳。

吗的,苏晓好像也要着!

苏晓要是怀疑林若茵抑郁什么的都是假的,那她一会儿肯定会拐着弯地去林若茵那各种求证,那他顾老狗今天算是交代在这里了。

不行,得赶紧给她泼盆大点的凉水,无论如何都得遏制住她那危险的想法!

主意打定,顾运立即走到苏晓旁边,摆出一副严肃脸,声音轻而沉地说道,“苏晓,你怎么这么残忍,你对你太失望了!”

苏晓怔了怔,莫名其妙地看着顾运,心里忽的又委屈又吃惊。

自己哪里残忍了?

自己做什么了啊?大骗子干嘛这么说?

太过分了!

讲真,顾运还是第一次这么严肃地说她,甚至可以说是训斥了,苏晓今天本来就不是太开心,偏偏三个女生里顾运只骂她一个,自然越想越委屈,不禁鼻子一酸,眸子微微发红起来。

大骗子,太坏了!

就知道欺负自己!

再也不跟他好了!

一会就回家!

余生各自安好吧,这是最后一次了!

顾运的本意是想转移苏晓注意力,打断她对自己的怀疑,也没想到苏晓竟然会这么大反应,不禁也有点小心疼。

于是又换了个稍好点的语气,凑近去说道,“你怎么可以说她不开心呢,林若茵那么要自尊的人,你指望她承认痛苦是吗?”

苏晓又愣了下,然后忽然明白了顾运为什么那么说。

对呀,自己刚刚说她不开心什么的,这听上去是不是在暗示自己已经知道她父母抛弃了她,然后她每天都很抑郁的事情?

这下糟了,林若茵不会认为自己话里有话在嘲笑她吧?

大骗子也是这么想的?

自己才没那么坏呢!虽然不是很喜欢林若茵,但是自己也不可能残忍到那种程度,拿别人的痛苦去嘲笑人家啊!

这么一想苏晓顿时感觉如芒在背,既气自己说话不过脑子,又担心顾运和林若茵真的会以为她是那种人,原本就有点想哭,这么一来眼泪都呼之欲出了。

却在这时,又觉一只温暖的大手又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肩。

苏晓转过头去,见顾运略带着责怪却仍是一脸温柔地看着自己。

“好了好了。”顾运柔声道,“你这么善良的女孩子,我才不相信你是故意。只是咱们都是成年人了,以后说话之前要好好想想,你说对吗?”

苏晓松了一大口气,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大骗子很温暖,而且幸好他懂自己,要不然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便默默地点点头,轻声道,“知道了。”

顾运也松了口气,然后又用说小秘密的口吻轻声道,“行了,好好洗栗子吧,一会我打最底下的汤给你喝,那味道才是最好的,不要跟她们说!”

苏晓见顾运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噗地一声想笑出来,却是想着自己眼里还带着泪呢,就这么笑起来也太奇怪了,于是连忙低头,又抬手轻握粉拳碰了碰嘴,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哼,算他还有点良心。

假装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你去做你的汤去吧。”

终于灭了一场即将燃起的大火,顾运赶紧回到灶前,继续洗那口大铁锅。

之所以要洗很多遍大锅,是因为这锅不知道做过什么,油汪汪的,而婆婆茶是一道清口的甜汤,自然是不能有半点油腥的,要不然味道就全被破坏了。

这时周达和红绿灯三人组也终于串好了“口供”进来了,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吃了一惊。

苏晓在洗大板栗,这个他们倒也忍了,可是那个叫林若茵的大美女,拿着那么大一把大菜刀……去拍核桃,是不是有点诡异?

对了,还有那个叫程微芸的少男偶像呢?

四人又好奇地往里走了走,却见程微芸此刻正缩在大灶后头,耐心地、一根根地折着柴枝,那白皙的手上满是黑灰,登时又是一惊。

啊这……

据说这个“顶级流量”、“网坛第一美少女”连各大卫视都请不到啊,却在这被当烧火丫鬟使?

顾哥不怕她的粉丝知道剁了他吗?

但是,三个女人分工明确、井然有序,真心是超级和谐的画面啊!

几人原本还以为顾运忙着让他们对口供,是因为准备修罗场渡劫呢!现在这么一看,顿时感觉是单身限制了自己的想象。

这特么还用渡劫吗,这根本就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子啊!

这时苏晓洗好板栗了,问顾运,“我洗好了,现在做什么呢?”

顾运接过板栗,然后对她说道,“你再去洗橄榄,七八颗就够,注意用东西把表面的皮搓掉。”

“嗯,好的。”苏晓开心地点点头。

顾运站在灶前,拿了个砧板,先把生板栗一个个对半切开,再拿起半个板栗,肉朝上壳朝下,沿着壳边缘朝里一小寸各切一刀,这样壳都被切去,只剩下了一块接近正方体的肉。

切时手法之娴熟,让周达等人都微微一愣,连苏晓都差点忘记去洗橄榄了,硬是看了好一会儿。

此时锅已干干净净,并且已经大热,顾运便往里倒了一点水,然后放入白糖,用勺子搅拌,当白糖全部化开呈粘稠状之后,迅速捞起,此时糖浆仍是白色,并未变焦。

捞出糖浆之后,顾运又往锅里添水,然后一边将一块块的板栗裹上糖浆,一边等待第一次“沸水”。

此时林若茵的核桃也终于敲好了,把肉搜集起来后放到顾运的砧板上,然后也不说话。

看这架势,明显是还带着气。

顾运刚才让她敲核桃,她很不开心,只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发作,要不然岂不是显得她很小气?

但是她想好了,回去就好好考虑怎么在《我哥可能是渣男》里,在结局部分把顾运写死。

顾运一边裹糖浆,一边轻声对林若茵说道,“你去拿个黄桃,把皮剥掉然后切成像板栗这么大的小方块,一会盛汤的时候你先别要,我给你最后一碗。最好的东西,可都在最后一碗里,你别告诉别人。”

林若茵“哼”了,给了顾运一个不屑的眼神,不过脸色算是好看些了,又去冷藏柜里找黄桃。

“顾老弟,你这玩意叫什么来着?”周达凑上来问。

“婆婆茶。”

“为什么起这么奇怪的名字,最早是一个老婆婆做的吗?”

顾运想了想,说,“这里面是有故事的。在北宋的时候,东京汴梁有七十二酒楼,其中最为出名的叫樊楼,那地方就好比是滨海的金茂,或许比金茂还要再高档点……那地方大到能容纳上千人,里头的装修那叫考究,去的一溜全是有钱人,没准你能见到当朝宰相。不过严格说它不只是酒楼,只要你有钱,美酒佳肴锦食玉馔自是不在话下,关键是什么服务都有,啧……怎么说呢,又雅又有情趣,那是真好啊。”

“顾哥,跑题了。”黄毛提醒道。

“额……”顾运从那些年在樊楼的风花雪月中回过神来,略有些感慨,然后又道,“反正这个婆婆茶确实是一个在樊楼旁边摆摊的一个婆婆首创的,也不知道她什么来历,总之樊楼老板也不赶她,这茶做的又好喝,每每里头的客人醉酒了,总会让小厮去买一盏来喝,慢慢地就出名了。”

“顾哥,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黄毛又问。

“我在那呆过一段时间,跟那婆婆还很熟,后来她把秘方传给了我。”

“顾哥,你真幽默,幽默是男人的魅力,对吧?”黄毛又学到了。

顾运笑了笑,然后对周达说道,“我做的每一道菜品都有故事,回头我去写出来,到时候你要在菜单上标出来,并且让每个伙计都背会。”

“啥?”周达想了想,说,“背这玩意儿,有用吗?”

“这个疑问你先藏着,等喝了这碗汤再问。”

顾运正说着,见水开了,便将裹好糖浆的栗子放入水中。

此时苏晓也把橄榄洗好了。

等水第二次沸腾时,顾运再把橄榄放进去。

不紧不慢,他依次加入了板栗、橄榄、绿茶,再倒入剩余的糖浆,不时地指挥程微芸添柴或者撤柴,就这么慢慢熬制。

大约过了一刻钟,撤柴熄火,水面平静后,他挑出橄榄、板栗、茶叶扔在一边,那玩意只是借味而已,穷人才连着一起吃掉,他要搞得是樊楼权贵版的。

然后加入黄桃块和白芝麻,又盖上锅盖闷了一会。

大功即将告成,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程微芸,你可以出来了。”顾运喊道。

程微芸终于从大灶后头出了来,两只小手却是乌漆嘛黑的,那条白色的百褶短裙也是多了好几道灰黑,倒是没烫个洞,还算不错。

那样子连胖厨师看了都心疼,忙给她送来快肥皂让她洗洗。

顾运耐心地等程微芸洗完手,然后才打开锅盖。

顿时,清香四溢,又见那茶汤绿中微褐、清澈见底,又有桃黄点缀其间,十分好看,众人不由地都感觉口齿生津。

顾运先打了一碗给程微芸,说道,“这第一碗谁都不许争,我说了是给程微芸的。”

程微芸接过碗,没说什么,但心里自是有些开心的,觉得顾运这家伙今天总算是长点心了,至少没把自己跟他的兄弟列一个等级吧?

想想好像自己这次比赛回来后,他对自己有点不太一样了?

大晚上给自己打电话,聊一些有的没的,做个汤还想着让自己第一个品尝。

他怎么想的呢,不怕苏晓和她妹妹生气么?

算了,管他的,反正她们又不是他女朋友,他都不介意自己介意什么?

顾运又拿起第二个碗,从大锅的中心打了汤盛到碗里,然后递给苏晓,说道,“苏晓你就第二碗了。”

递给她时,还悄悄地给她使了个眼色。

苏晓心领神会,不动声色地接过汤,还没喝心里却已是甜甜的。

锅中央的汤是最好喝的呢!

第三碗,顾运盛给周达。

周达忙道,“不用不用,给……给你妹妹吧,我们不急。”

“林若茵最后一个喝。”顾运很坚决地说道,然后把碗塞到周达手里。

转身回头的时候,视线路过林若茵脸庞,又悄悄给了她一个“不要告诉别人”的眼神。

林若茵还了他一个白眼,但心情却是好了不少,开始考虑把顾运写死是不是太残忍了些,或许可以让他苟活吧,当然这主要是考虑读者的感受。

给所有人都盛完后,顾运才给林若茵盛了最后一碗,微笑着递给她。

苏晓和程微芸以为林若茵一定会很生气,毕竟让她最后一个喝,好像是在欺负她啊!

然而她们却惊讶地发现,林若茵的脸上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反而很自然地接过了汤碗。

由此她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个问题。

在林若茵眼里,顾运大概真的像亲哥哥一样吧,所以偶尔被欺负一下,也不会计较那么多?

一番完美的操作,顾运感觉这火目前是扑灭地差不多了。

至于一会儿还会不会着起来,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无心再管那么多,他也给自己盛了一碗,正想喝的时候,却听黄毛先喊了起来。

“顾哥,还有没有,再给我来一碗!”

“我也要,这汤忒特么得劲了!”绿毛也喊了起来。

连胖厨师也凑了上来,瞅着大锅问,“还有没有,有没有了?”

苏晓、程微芸、林若茵三人都是惊讶了下,本来她们不好意思先喝,这下也忍不住了,赶紧拿起调羹尝了起来。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湘妃记 烈火雄师 我穿越成了猿飞日斩 重生成为噬界兽 荣耀圈小团宠 我家王妃是首富 华娱影视风华 救世女神的成长之路 我家娘子不是妖 白莲花要做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