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小说 > 其他类型 > 我真没想做渣男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好像哪里不对

第一百六十二章 好像哪里不对(1 / 1)

顾运无言以对,只是越发觉得心疼。

顾老狗生平喜欢过的女孩无数,又是个连狗都能骗、都辜负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欺骗”这种事毫无心理负担,却在这一刻仿佛被触动了藏在心里最深处,那所剩不多的一小块最柔软的地方。

这种感觉,和当初苏若依一脸决绝地提着剑走到他跟前时,何其相似。

或许,是自从那以后,他才活得真实了,对这个世界的感触也跟着真了。

又或者……是他这个老妖,确实爱上了这个单纯的姑娘。

顾老狗生来就不是那么理性的人,相反他原先是个很容易被情绪左右的人。

什么洞若观火、坐怀不乱,又什么脱尘出世、雄才大略,一开始这些词与他毫无瓜葛,只不过活得长了,见得多了,渐渐被磨去了一些情绪,而又增长了一些特质而已。

但本质上,他就是个俗人,一个在俗世侵染了很久却依然没能“脱俗”的一个人。

如今看到苏晓这般温柔又期待的模样,他确是想抛开那些繁杂,一把将苏晓搂入怀中。

她要城,便给她城。

可终究是活了那么久,那原始的本能压不倒几十万年形成的理性,他知道只要自己沦陷在苏晓的温柔乡里,那很可能就正好进了因果剑设下的循环里。

因果发生的前提,是两个人相爱,然后再彼此伤害。

顾运想过如果自己一心一意对苏晓,不伤害她,那么持剑人诞生的触发逻辑就会被打破,苏晓可能永远都不会化身持剑人。

可谁能确定苏晓就是持剑人呢?

万一持剑人是林若茵,或者是别的女人,自己要怎么做?

持剑人可怕么?

顾运认为持剑人本身并不可怕,因为她就是苏若依啊,哪怕再次死在苏若依剑下,那又如何?

真正可怕的是,持剑人很可能是苏晓,或者林若茵,总之一定会是和自己有很深感情的女人。

顾运不知道当她们其中一个拿起因果剑的时候,自己又没有能力夺下剑,但按照德善这个乌鸦嘴的预言来看,自己很可能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那种东西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就算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强的人,也不过是**凡胎而已。

而这只是其一,其二是一旦持剑人出现,按照上一世的结局,她很可能在经历煎熬杀了自己以后,再次痛苦地选择自杀殉情。

所以,苏晓可以不知道这些,他不可能假装不知道。

苏晓可以希望他留下来,他却不能留下来。

除非先找到因果剑,毁掉它。

照目前来看,孙教授可能在京都大学留下了因果剑的线索,程煜那也可能有因果剑的线索,而这两条线索,他正在慢慢接近。

一切都在轨道上,顾运有足够的自信能逆转结局,因而绝不会在此时被感情左右。

可这小妮子……也确是楚楚可怜了些,看来还得换种方式跟她说,起码能让她不那么难过。

于是顾运收拾好情绪,微笑着对她说道,“你问了这么多遍,知道为什么我不告诉你么?”

“为什么?”苏晓认真地问。

“因为我都不知道我到底能考多少分啊,怎么回答你?”

苏晓愣了愣,随后俏脸上便是止不住的明媚,心想原来大骗子一直不说,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顾运只用了一句话,就先让苏晓打消了之前所有的疑虑。

随后又说道,“不过现在估好分了,我当然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了。”

“嗯嗯!”苏晓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挪了挪小板凳,又离顾运近了些,双手托着晕乎乎的脑袋,一脸笑意地看着他,“那你快说啊,不准模棱两可哦,再这样我一定打你。”

顾运伸手抓住苏晓的马尾辫,轻笑道,“就你这么暴力,我都有点怕去滨海大学了。”

“啊~”苏晓轻叫一声,然后低头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顾运的手腕,放到自己跟前,又拿另一手打了下顾运的手。

“大流氓,又动手动脚的!”嗔骂了一句,却是又道,“快回答!”

“那你听好了”,顾运凑到苏晓耳边,认真道,“只要我的分数够上滨海交大,我就去滨海交大,够清楚了吗?”

苏晓听完,却是沉默了一秒,然后问,“那万一不够呢?”

她似乎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漏洞。

“不够当然是去滨海理工了。”顾运笑道。

不知道是顾运的气息惹了耳朵的痒处,还是这短短几个字的原因,苏晓的脖子微微一缩,但再抬起头看顾运时,美丽的眸子已是如灿烂的星空一般,闪亮而透着无边无际的温柔。

那温柔当真如一汪秋水,干净地清澈见底,远远看着仿似能听到悦耳的溪水声,那般欢快而愉悦地流淌着。

苏晓蓦地一笑,那笑容又似阳光般明媚了整个阳台,惹那些霓虹黯然失色。

纠结了两个月,她终于得到了答案,而且是自己想听的答案。

这一刻她很想跳起来奖励顾运点什么,可是又想起白天自己可已经不矜持过一回了,于是忍住了,又装作若无事的样子说道,“那要是你连滨海理工的分都不够呢?”

“这样啊……”顾运想了想,说道,“那我就去你们交大门口卖手抓饼吧,你多带同学来光顾就行了。”

“哈,那可以!”苏晓终于开心地笑了出来,“不过我可不付钱呢,天天上你那吃霸王餐!”

“也行,我给你记账,到时候抵房租。”

“不许抵!”

“没你这么霸道的吧。”顾运又忍不住拉了下的她的马尾辫。

“啊,顾运!”

苏晓嗔喝了一声,然后就站起来,伸出白皙的胳膊去揉顾运的头发,决心要教训下这个屡教不改的小流氓。

顾运只是稍稍一闪身,就让她扑了个空,苏晓本就有点晕乎乎的,重心不稳之下,顿时惊叫一声,向前趔趄出去。

顾运自是一把抱住了苏晓,而苏晓也本能地一手搂住了顾运的脖子。

等气氛安静下来之后,顾运发现苏晓两条腿.分开地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又抱着自己脖子,那精致而清纯的脸蛋和自己近在咫尺,甚至挺拔的鼻尖似乎已碰到了自己的额头。

苏晓低头,瀑布般的长发便顺便两侧脸颊滑落下来,也盖住了顾运的双颊,仅有微弱的光穿过秀发,除了隐约能看到对方的脸庞,再也见不到其他,如同两人忽然进了一个密闭的空间,这一刻彼此的眼里只有对方。

苏晓依然搂着顾运的脖子,顾运也搂着苏晓的那柔软而纤细的腰。

顾老狗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苏晓那樱桃般漂亮的嘴唇就在他眼前,便是看看也似乎能想象到那甜美的味道,而那一丝丝醉人的香气更是在一步步激活他的每个细胞。

此刻,顾运也能听到苏晓越发急促的呼吸声,和同样越发急促的心跳声。

然而她竟然没有动,没有像上次一样跳起来,再拿书打自己。

顾运记得自己曾经暗暗想过,如果苏晓再这样对自己施以诱惑,那么自己就一定会一个反身把她按倒……也不负个渣男之名。

可眼下按倒终究是不太方便,毕竟地上怪凉的,好吧可能也不是时候……

苏晓怔怔地看着顾运,原本酒精的作用,她就头很晕,而一搂住顾运的脖子、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后,就越发让她头晕目眩,大脑一片空白。

她全身紧绷着,只知道拼命地呼吸,在呼吸,仿佛不再呼吸就会窒息。

但脑海中却是依旧回荡着一个隐隐的想法。

他,会不会亲我啊?

不能让他亲,他都没表白呢!

可是亲了,是不是就等于表白了?

…….

却是等了也不知道多久,忽然觉得喉咙一热,苏晓不由地就鼓了鼓腮帮子……

顾老狗一看就知道什么状况了,想起那天的林若茵,他就往旁边侧了侧。

“苏晓,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苏晓捂着嘴,从顾运身上下来,再也顾不得别的,慌忙跑进卫生间,然后锁上门。

顾运也没跟去,知道这个时候苏晓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看到她那么糗的一面,这女孩和林若茵不同。

有些出神地坐在板凳上,身上似乎还残留着苏晓的余香,这种香气让人燥热,顾运便站起来走到窗台边,一边看着远处的霓虹发呆,一边吹着晚风,让自己回到理性。

方才他答应了苏晓,毕业后去滨海交大。

但是他知道,这不过是某种让她好受些的办法罢了。

如果自己只能考620,或者更高点,650分左右,那苏晓一定会让自己去滨海交大。

可是,如果自己的分数够上国内最顶尖的学府,那么以苏晓的本性,哪怕她再不舍,也绝不想耽误自己的“前途”。

她会主动提出来,让自己去京大或者清大,这点顾运毫不怀疑,因为这丫头一直都是这么善良,善良到让人心疼。

可尽管如此,顾运认为让她主动提出来,总比自己提出来要去京都好。

……

苏晓吐完之后就不省人事了,还嘴硬死活说自己没事,躺在顾运的沙发就不肯起来了。

倒是也不吵也不闹,就这么安静地躺着,等顾运给她泡好茶再一看,发现她竟然已经睡着了。

顾运本想把她背回去,但一想这小妮子怕是不太希望自己老妈或者顾建新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于是就决定让她睡会儿缓一缓,回头她起来或许可以自己走回去。

打定主意,顾运就帮苏晓脱了鞋,然后把双脚轻轻地放到沙发上。

然后就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问题。

她的短裙似乎有些凌乱,有一大半被她压在了身下,导致正面部分布料稍显不足,最短那处只覆盖到了大腿の根那,不心虚地说,他都能看到她今天穿的打底裤是啥颜色的了。

顾运寻思这样下去,万一等下老爹进来就很尴尬了,就是王秀琴进来那也不好看,于是就上去拽苏晓的裙子,想把它拉正。

没办法,谁让他顾老狗是这么一个正直正派而又细心体贴的男人呢?

也是苏晓运气好,遇到自己,要是换了旁人,她现在怕是……

等下,她这是什么眼神?

难不成还不相信自己?

等等……

好像哪里不对?

顾运瞪大了眼睛看着苏晓,却见苏晓也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她醒了?!

顾运连忙一低头,发现自己现在一只手按着苏晓的大腿,一只手又紧紧地拽着她裙子的一角!

哎我擦?

啊这……看上去有点像案发现场?

顾老狗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告诉自己,遇事先不要慌。

这事儿是一定能说清楚的。

“你干嘛?”苏晓瞪大眸子看着顾运,问。

“你先别激动。”顾运咽了口唾液,认真而严肃地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你刚才吐完之后就不省人事了,然后说要在沙发上躺一下,躺下之后我就发现你的裙子歪了,然后我就想帮你拉正,就在这时……”

没等顾运说完,苏晓就打断道,“那你摸我大腿干嘛?”

“它被你压得很牢,我就想让你稍稍侧个身好拽出来。”顾运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下,最后双手一摊,总结陈词道,“总之它是一个非常合情合理且充满善意的过程。”

“大流氓!还狡辩!”

苏晓咬了咬嘴唇,缩回双腿在沙发上呈半跪的姿势,又扬起手作势要打过来。

顾运无奈地叹了口气,“反正事情呢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只不过你突然醒过来,掐头去尾地看的话,就有点刺激了……”

“我呸!”苏晓隔空踢了顾运一下,“你不如说我醒的不是时候好了。呵,顾运啊顾运,我是真没想到,你浓眉大眼的一个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苏晓,你这就是凭空污人清白了。”顾运认真道,“我要是真想对你干点啥,绝不会去撩裙子,直接就奔安全裤下手你信不信?”

苏晓再也绷不住,生生被顾运气笑了。

本来她就不信顾运会真的做这种事,事实上即便是顾运真的打算那么做的,她大抵也是不会信的。

没有人会用最坏的恶意去推测自己喜欢的人。

但苏晓还是咬着牙从沙发上下来,一下就拽住了顾运的袖子,然后一巴掌打在他的肩膀上,“气势汹汹”地说道,“你还知道挺多!我告诉你,我信,你这大流氓什么事做不出来!”

“对方原告,你这样是滥用私刑!”顾运一边后退一边说道,“有什么话不能上了法庭讲吗?”

“我就是滥用私刑了,我这是为民除害!”

苏晓满屋子追着顾运,却是带着一脸的笑靥,犹如那摇曳在春天里的花儿。

却是追了一会儿,又跑卫生间去了。

合着酒劲儿还是没过。

……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重生成为噬界兽 白莲花要做反派 荣耀圈小团宠 烈火雄师 湘妃记 我家娘子不是妖 救世女神的成长之路 我家王妃是首富 华娱影视风华 我穿越成了猿飞日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