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小说 > 其他类型 > 我真没想做渣男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家贼难防(两章合一)

第一百四十三章 家贼难防(两章合一)(1 / 1)

顾运和苏晓一同进了小区,两个人一左一右,老小区的路灯总是昏暗的,这样的光线总能让四周显得安静而柔和。

苏晓今天穿着白鞋和上次穿过的黑色长筒球袜,配一袭白色的运动短裙和棉质的天蓝色t恤,一如既往的青春逼人,又开心地像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时不时轻甩塑料袋故意去碰顾运的腿,顾运作势要反击时,她就笑着跑到一边,不一会又小跑着过来,作势要踢顾运,却不过装腔作势,修长的小腿抬到一半就收住了。

天色已晚,小区内的人很少,所以苏晓才如此放肆,不过还是有些街坊经过,看到这番情景或是晒然一笑,或是直接笑着打趣。

“哟,小两口逛超市回来啦?”

苏晓也不恼,比之一两个月前被人称作“嫂子”还想辩解一番,现在的她坦然许多,顶多就是收了打闹,假装没事一样走两步。

苏晓越来越调皮了,顾运心想。

也越来越可爱了。

上楼走到顾运房门前,苏晓从袋子里掏出一袋小核桃,一瓶养乐多递给顾运,然后说道,“拿好了,这是你花两万块钱买的。”

顾运无奈地一笑,说道,“那我得细品了,一颗小核桃怎么也得值个千八百的吧?”

“呵!”苏晓得意地笑了笑,“你想要回去就说啊,又不是不给你。”

那笑意如初春绽开的花朵,充满着鲜艳的生机,甚至仿佛能让人闻到香味,顾运又怎么舍得去破坏它?

于是忍不住又拉了下苏晓的马尾辫,然后说道,“不要了?你这笑容就值两万了?再笑我还得再贴点。”

苏晓难得听顾运说这么“肉麻”的话,虽立即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然而心里却是甜的像喝了糖水?自是保持不了嫌弃的表情多久,很快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好?我再笑一下,你看再贴我多少?”

“你确定打算卖笑了吗?”顾运轻笑着反问。

苏晓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又作势要踢顾运。

却是闹归闹,苏晓又认真地对顾运说道,“这个钱等你上了滨海理工我就还给你…...或者滨海交大就更好,但是要是你没上?那我就拿它去挥霍?到时候你一毛钱都别想拿到!我是说真的!”

顾运从苏晓的眼神里,能看到比期待更多的情绪,不禁浮起一些略有些杂乱的情绪。

或许她认为两万块钱对自己来说很重要,是很好的“抵押品”,然而事实上?只要自己想要钱,是可以没有上限的。

她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最初她照顾自己的时候,就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个人?然而便是这样,她也如现在这般温暖?哪怕总是被自己薅羊毛也从未计较。

她还不知道自己毕业后打算离开这里……

然而她能想出以“钱”为抵押品这种看上去有些幼稚的办法?却是说明她隐约好像预感到了什么?这个女孩虽然有时候傻傻的,但心思却是细腻的,自己从未正面答应过要留在滨海,想来她已经猜测过答案了。

顾运收起情绪,又笑着对她说道,“如果你觉得挥霍这点钱会开心,那你就尽情地去挥霍。我有多少钱,你都可以挥霍,这话我说的。”

苏晓觉得今天的大骗子好像换了个人,嘴巴就好像抹了蜜,说起肉麻的话来真是让人起鸡皮疙瘩!

“大骗子,你是不是一直都这么会哄女孩子的?可是我才不吃你这套呢!”

“不吃就不吃吧,大晚上吃太多不好。”

“哼,要你管!”

苏晓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关上门以后却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又长出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心跳突然好快啊!

脸好像也有点发烫。

大骗子刚才那些话,是不是在跟自己表白?

他今天不会吃错药了吧,说话那么肉麻!

不过,听着还蛮顺耳的哈!

正胡思乱想呢,忽然只见王秀琴从里屋出了来,又吓得苏晓一跳。

王秀琴见苏晓脸上有种莫名的做贼心虚的表情,不禁好奇道,“怎么了你,一惊一乍的?”

苏晓长舒一口气,然后说道,“妈,您能不能别一下子闪出来,吓我一跳。”

“嘿,这话说的,我自己家我还不能走动了?”王秀琴笑着打了下苏晓的屁股,然后又道,“要不是我还认得你是我亲闺女,看你那做贼心虚的样子我还以为贼进来了呢!你什么……”

话说到一半,王秀琴的视线就被苏晓手里那个透明塑料袋里,那两捆红艳艳的东西给吸引住了。

登时惊讶道,“这,这么多钱你哪来的?”

顿了顿,联想起刚刚苏晓“做贼心虚”的样子,又连忙补了句,“苏晓,这钱不是别人的吧?给你捡来了?哎呀你这孩子,人家的钱你怎么能据为己有呢,丢了钱的人得多着急?”

王秀琴对女儿的品性自是有一定信心的,往最差了想,她也只能想到女儿是捡了钱没还给别人,而绝不会是其他。但便是这样,她也觉得今晚有必要给女儿好好上上思想教育课了。

当然她不会知道,她女儿可比她想象的厉害多了,毕竟这钱可是她从一个专门薅别人羊毛的万年老妖手里反薅来的。

苏晓对王秀琴无端冤枉自己很是不满,于是气道,“妈,就冲您这话,我估计此刻咱俩的母女关系已经倒退十年了。”

王秀琴一听苏晓这么说,顿时就知道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回事,于是放心地笑道,“倒退十年你也是我女儿,没准那会儿咱俩关系更好。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顾运赚的。”苏晓把塑料袋放到客厅的餐桌上,然后坐到椅子上换鞋,“我怕他乱花,就给他保管一下,回头等他上了大学用。”

王秀琴登时瞪大了眼睛,问,“他干什么了就挣这么多啊?两万,这可是两万啊!哎哟这孩子,你说……”

苏晓一听就知道王秀琴又在瞎想了,连忙道,“放心啦,不是违法所得。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帮一个开饭馆的朋友调了几个秘方,人家感谢他的。”

“就是你说的十二道小吃?”王秀琴问。

上次苏晓从周达那回来,自是跟王秀琴说了顾运做小吃的事。

“嗯,是了。”

苏晓应了一声,便走进卫生间,准备好好洗个澡。

然而王秀琴忽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不对啊,小顾挣的钱,怎么就交苏晓手里了?

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怎么感觉他俩……这关系有点不太正常?

王秀琴怔怔地看着苏晓进入卫生间,卫生间移门关上时传来“咔擦”一声,王秀琴心里也突然“咔擦”一声。

这一刻,她的脑海里忽然盘旋起几个原本不是疑问,但现在很是疑问的疑问。

苏晓和顾运好像每天都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逛超市啊,碰上周末还一起出去玩,大晚上还一起吃烧烤,这算不算是……出双入对形影不离?

苏晓还动不动就跑顾运那屋去,要么一起吃西瓜看电视,要么就搞什么“特训”,门一关俩人在里面干嘛都不知道!

这算不算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还有,苏晓最近可越来越勤快了,帮顾运洗衣服、打扫房间,还买什么都带顾运一份,这算……操持家务细心照顾?

然后顾运赚了钱就开始上交了?

想到这里王秀琴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随后就如梦初醒地一拍大腿。

哎哟喂,这不就是两口子吗?

一个赚钱养家,一个收拾家务,男耕田来女织布,这日子过得比自己当初和她爸都和谐!

王秀琴吃惊的是,这些明明自己都看在眼里,却愣是没往那方面想。

究其原因,王秀琴觉得一方面是自己把顾运当亲儿子看,连带着就把苏晓和顾运的关系看成了亲兄妹。另一方面,则是顾运时不时跟她一起跳广场舞,又听说他精神有问题,自己在心底有点没拿他跟正常孩子比较。

所以才疏忽了!

好小子啊你个顾运,竟然跟老娘玩假痴不癫、瞒天过海之计?

还说什么赵诚追苏晓,这岂不是声东击西、偷梁换柱?

还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王秀琴一合计,这小子为了得到苏晓,评书里的三十六计他开始用了个遍啊!

这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外边的猪没突破菜地围栏,自己家的猪倒是啃了白菜了!

等下,啃没啃啊到底?

苏晓可才十八岁,这要是……对她身心发展也不好嘛!

不对啊,那小子不是已经有个鼎鼎大名打网球的女朋友了吗,人家家长都来上门考察过了啊!

这、这,那苏晓岂不是第三者插足?

王秀琴越想脑袋就越晕,直感觉血压在蹭蹭地升高,连忙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又喝了一大杯水。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苏晓终于洗好澡出来了。

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她一脸好奇地看着神情呆滞、精神萎靡的王秀琴。

那种感觉就像老妈刚刚失恋了。

失恋?

苏晓忽然想起来,最近一段时间王秀琴还真是动不动就跟别人煲电话粥,她偷偷看到过好几次!

同住一个屋檐下,她自然能大概猜出电话那头是谁。

除了顾运他爸还能有谁?

如果换了别人,苏晓可能会有些不乐意,可是如果是顾运的爸爸的话……苏晓觉得好像还能接受?

另外,她也觉得老妈年纪大了,有个人作伴也挺好的,起码能有个照应不是?

可是他们两个人不是一直聊得好好的么,怎么就这样了?

这是吵架了还是分手了?

苏晓觉得自己长大了,有些事她这个当女儿的可以跟妈妈开诚布公的谈谈了,起码能安慰下她,毕竟这个家只有她们母女两个。

正好王秀琴也觉得苏晓长大了,有些事她这个当妈妈的可以跟女儿开诚布公的谈谈了,起码能防止她走歪路,毕竟这个家只有她们母女两个。

王秀琴一脸疼惜地看着苏晓。

哎,这么小就开始谈恋爱了,这话该怎么跟她谈起呢?

苏晓也一脸心疼地看着王秀琴。

哎,这么大年纪还在谈恋爱,这话该怎么跟她谈起呢?

终是王秀琴先开口了。

“苏晓,其实感情这种事……”

苏晓一听果然是“感情这件事”,于是立刻秒懂,点头道,“妈,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

“你长大了,有些话妈也不太好跟你直说,就怕你……”

苏晓越发疼惜地看着王秀琴,想起老妈一个人把自己拉扯大,如今想找个老伴儿却还怕自己多想,如果自己连这点都不能理解她,那还算人吗?

于是说道,“妈,你放心我不会多想的,有些事既然发生了咱们就应该勇敢地去面对它。”

“这……已经发生了?”王秀琴瞪大了眼睛,手在微微颤抖。

“难道……没发生吗?”苏晓奇怪地反问。

没吵架你在这难过啥?

王秀琴深吸了一口气,这时整个人都在颤抖,仿佛攥了十几年的三套房一起着火烧了个干净,连块擦脚布都没剩下。

也可能要比这还要更痛心,因为更让她震惊的是,女儿对这件事竟然如此的无所谓,还毫不在乎地反问“难道没发生吗”……

她倒是够坦然自若的啊!

这可是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啊!

哎哟喂,没法活了!

王秀琴强忍住内心的悲痛,说道,“苏晓啊,妈现在……心很痛,真的很痛,有点喘不上气来!”

苏晓越发地心疼,原来老妈对顾运的爸爸竟然这么深情!

那明天要不要让顾运去打听下,他俩为什么吵架,或是为什么分手呢?

能劝当然是要劝好呀,弄不好以后还是一家人呢……哎,这个想法有些奇怪?

“妈,你想开点吧,有些事该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王秀琴更加震惊了,舌头有些打结地说道,“这、这要妈怎么想开啊?虽说是迟早的事,可这也太早了啊!”

“早点发生不是更好吗?总比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以后再发生好啊!”苏晓认真道,“发生了以后,才可以知道两个人合不合适啊?这就叫磨合期呢!”

这些苏晓也是从书上看来的,不过她很在理,两个人谈恋爱时吵吵架也算好事吧,总比互相藏着掖着在一生活以后才爆发要好呢。

可是王秀琴就快要跳起来了。

“啊这……这还不算真的在一起?”

都睡了还不算真的在一起?现在年轻人都堕落成这样了?!

“这怎么能真的算在一起啊?”苏晓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们只是打电话,怎么算真的在一起?老妈有点天真呢!

王秀琴瞪大眼睛瞧着苏晓,那一刻她都怀疑这个不知廉耻得少女还是不是自己的女儿。

那个单纯善良又可爱的女儿去哪了?

“苏晓,你现在怎么……怎么变这样了啊!”

“妈,不是我变了,是我长大了啊!”

王秀琴彻底要疯了。

不聊了不聊了!

王秀琴开始找趁手的兵器。

她决定了,今天非打断苏晓的腿不可!

……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重生成为噬界兽 白莲花要做反派 荣耀圈小团宠 烈火雄师 湘妃记 我家娘子不是妖 救世女神的成长之路 我家王妃是首富 华娱影视风华 我穿越成了猿飞日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