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小说 > 其他类型 > 我真没想做渣男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这也可以家传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这也可以家传(1 / 1)

但是程雪晴显然没想到,这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序曲。

在总经理林长更和副总贺云生之后,财务总监、采购总监、项目总监、行政总监、设备保障部部长等高层就相继起立,纷纷向她递交辞呈。

程雪晴现在的感觉,就像看萝卜地里的萝卜都跳了出来,一个个态度非常诚恳地跟她道歉说再见,然后就蹦跶蹦跶跑远了。

萝卜会跳有多扯,那么现在自己看到的场面就有多扯。

毕竟这些有恃无恐的原管理层,会自动辞职的概率确实接近于萝卜会跳的概率。

等程雪晴反应过来的时候,偌大的办公室已经空空荡荡的了,就剩下她一个。

这时她又发现一个问题。

虽然这些光占坑不产出的萝卜她早就想拔掉了,可是……这拔的也太干净点了吧?

一个都没剩下?

萝卜走后,留下的那些坑怎么填?

**个高管里,其实也不是个个都是顽固派,还是有几个暗暗在帮她干活的,企图两边都不得罪。

本来程雪晴还想继续用他们,但现在看来一个都用不上了。

高管岗位本来就难招,不是什么人就能随便顶替的,所以这么一来,接下来整个公司必然要在半真空状态下运营一段时间了,想想也是头疼。

她倒是回想起顾运那天说的话,“让那些高层全体辞职。”

当时她只当是顾运小朋友“年少轻狂”了。

可人家还真是说到做到啊……

而且极讲信誉,说一个不留就一个不留!

……

程雪晴在偌大的会议室里坐了很久,这个“突发”的状况让她不得不好好思考下后续的行动计划。

当然,原管理层的全体请辞从本质上来说肯定是好事,损失了那几个还能干事的中间派无非是个小小的遗憾而已,重要的是她接下来想做的事情阻力会少很多,哪怕她到时候提拔一帮能力差的基层员工上来,也比那些人好得多。

她现在只担心一点,那就是到时候在董事会上怎么解释,毕竟管理层全体辞职是大事,董事会那帮对头肯定会借机向她发难,自己要是应对不力,没准董事会还会指派新的管理层过来,那可就功亏一篑了。

却正在这时,顾运带着黄度走了进来。

顾运没说话,径直走到长长的会议桌边,随便挑了张椅子就坐了下来,然后低头刷手机。

嗯,好像这事儿跟他没什么关系。

倒是黄度,脸上堆满了诚恳地笑容,主动跟程雪晴打起了招呼。

“呵呵,程总,在想事情吗?没打扰您吧?”

程雪晴奇怪地看了黄度一眼,这家伙身为股东之一,向来都是长银资本那头的,平时见了自己即便打招呼都透着一股假里假气,怎么今天一下子笑得这么灿烂了?

还来个“您”,都用上敬语了么?

虽然厌恶,但程雪晴还是礼节性地冲他点了点头,说道,“黄总客气了,不打扰,有事么?”

“也没什么大事。是这样的,我来是跟您通个气。”黄度笑呵呵地说道,“由于个人原因,我打算把我手上7%的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顾运顾先生,这个手续可能会在几天内完成。当然了,虽然我以后不再是古镇的股东,但是有什么事您还是可以给我讲,能帮的我一定帮。”

程雪晴听完这话,又惊讶地瞪大了眸子,樱红的嘴唇轻张着,露出洁白的贝齿几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一贯清冷的程雪晴,此刻也不禁失了矜持,精致的脸上充斥着讶异和不可思议的表情。

黄度要把股份全转给他?

可是前两天自己还找家里的保安主管调查过,这个叫“顾运”的高中生,既不是什么五代美食世家的传人,也不是什么豪门之后,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老爹也只是个车间打工的小组长……他凭什么让黄度把价值半个亿的股份转给他?

就一两天的时间,他就收了黄度股份,又让全体管理层辞职,这家伙……还是人吗?

“ti~~mi~~”

伴随着一个欢快的声音,程雪晴看到顾运又把手机横了过来,这是……开始打游戏了?

什么鬼啊?

“程总?”

黄度看程雪晴好像在走神,便轻声唤了她一下,问,“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程雪晴回过神来,忙起身对黄度说道,“黄总,感谢您一直为公司所做的贡献,我个人没有意见,今后希望我们还有继续合作的机会。”

事已至此,程雪晴自然只能说几句寒暄话了。

黄度也跟着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又跟顾运道了个别,就匆匆出了会议室。

接下来的两三天里,他将邀请律师一起,拟一份对他而言至关重要的合同,可没时间在这浪费——不抓点紧,万一要是人家变卦,他可就损失大发了!

黄度出门了,会议室里只剩下程雪晴和顾运。

程雪晴看向顾运,想好好跟他聊聊,然而顾运却在打游戏,连看都不看这位大美女一眼,是何等的么得感情。

程雪晴觉得,这个男人是不会有女朋友的。

有没有朋友都值得商榷。

但矛盾的是,根据程大雷的说法,这家伙有女朋友,好像还不止一个。

程雪晴承认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人了。

好奇心开始滋长……

耐着性子,终于看顾运打完一局了,程雪晴赶紧说道,“顾先生,咱们聊聊?”

顾运收起手机,环顾了下空荡荡的办公室,问,“咦,你还在啊?”

程雪晴深吸了一口气,心想你才发现吗?

我等了你足足半个小时好吗?

为什么一碰到这人,就感觉自己好暴躁啊?

“顾先生,我们还是聊聊吧。”程雪晴忍了情绪,露出职业的微笑,说道,“短短几天时间,顾先生就收了黄总的股份,还履行承诺让管理层全体辞职,平心而论,我很佩服。”

顾运淡淡一笑,说道,“好的。”

程雪晴原以为他还会说点别的,却没想到这家伙就只说了这两个字。

“好的”是什么意思?

是说自己的“佩服”他收到了是吗?

程雪晴感觉自己越来越暴躁了……到底是自己脾气变差了,还是这家伙真的自带让人暴躁的属性?

程雪晴轻吐一口气,调整了下思绪,又道,“那么,顾先生接下来的计划是?”

顾运终于放下了手机,揣回到裤袋里,然后起身走到程雪晴跟前,微笑道,“管理层我已经帮你清理了,接下来整个核心团队都要靠你自己去重组。至于黄度的那7%股份,我拿来是帮你对抗董事会的。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一致行动人,换句话说,从今天起董事会已经掌控在你手里了,如果你真的有本事挽救这个项目,那就大胆去做吧。”

程雪晴怔怔地看着顾运,到现在她仍怀疑眼前这一切的真实性。

这个高中生,竟然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把自己最揪心且无从下手的几个问题,一次性全部都解决了……

他到底什么来历?

程雪晴自然不知道顾运为什么能做到这些,但是她很清楚,顾运帮了自己大忙!

去年的这个时候,她从哈弗商学院毕业回国。为了彻查当年旧账,帮父亲翻案,她在爷爷程煜的支持下,试图进入顶晨集团担任高管,本以为是顺理成章的事,却不想破天荒地被董事局以“资历不够”为由而否决。

自此,程家和以长银资本为首的资本集团的矛盾公开化。

经过一番博弈,最终董事局同意和她签订对赌协议,只要她在两年之内能让古镇项目扭亏为盈,就同意她进入集团担任高层,或掌控一家集团旗下的大型上市公司,但前提是她不能借助任何家族人脉或资源。

于是程雪晴临危受命,带着程大雷来到古镇,却发现这个纸面上还过得去的项目,实际上却已经烂到了根子里。

不光如此,更让她有心无力的是,古镇董事会及管理层显然是收到了某种暗示,不但不不配合工作,反而处处跟她做对。

她尝试过各种办法,但所有努力都是付诸东流,毫无成效。

然而,眼前这个高中生,却只用了短短几天时间,就替自己扫清了所有障碍……

顾运看了眼凝久无语的程雪晴,有些疑心她光顾惊讶而没听清自己的话,于是又问道,“清楚了吗?清楚了点点头来?”

程雪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然后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他说点头就点头,是不是有点奇怪?

于是又赶紧岔开话题,说道,“那么,招商会的事情?”

“这个么……”顾运想了想,说道,“要不然你定在三天后吧。这期间有些东西要你准备,晚上我会发你清单。”

程雪晴更是欣喜,等了这么多天,终于要有结果了。

要知道此时离承诺给供应商还款的时间,也只差十天左右了。

这么一想,越发觉得这半个多月的焦灼等待极是值得,如今古镇的局面与之前相比,真正是“柳暗花明”可以形容了。

不禁又想起顾运之前对她说的,要她“耐心等待,一切都会好起来”之类的话,心里又是一阵讶异,难道那会儿他就已经做好计划了吗?

收了下越发泛滥的好奇心,程雪晴说道,“好,需要什么你尽管发过来,我都会准备好。”

顾运很满意今天这个结果,毕竟通过这两件事,程雪晴起码已经不怀疑自己的能力了,这将会是很好的开始。

不过还不够,自己必须做到让程雪晴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地步,才能帮她对抗强大的长银资本,从而站在重掌集团的门口。

到那时,自己才有足够的筹码找程煜谈判,让他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自己。

当然,这过程中自己也能顺便吞了这个古镇。

“那行,今天就这样……哦对了,你把古镇一期已建成的点位图给我,我先看看到时候选哪套房子好。”

想起房子的事,顾运又说道。

这套房子,他打算挑风景最好的,或许未来可以此为中心,来扩展成一个私人庄园。

到这个份儿上,程雪晴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再怀疑顾运到底能不能帮自己筹齐那三千万了,于是说道,“没问题,回头我微信上发给你。”

顾运笑了笑,“那好,我先回去了。”

因果剑在头上绕,只谈工作不闲聊,他顾老狗就是如此么得感情的,说完就撤。

程雪晴点点头,显然也并没有要留下顾运聊聊人生理想之类的想法,不过当顾运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好奇,问了句。

“你是怎么让他们全体辞职的?”

顾运停住脚步,想了想,觉得这事还是有必要提醒下程雪晴,于是说道,“我偷偷弄到你们的账目,大概审计了下,发现一些他们套取公司资金的线索,以此为把柄就让他们离职了。”

顿了顿,又正色道,“我已经答应他们离职就既往不咎,你也不要再追究了,以免他们狗急跳墙。成事之道,在于松紧有致,绝路人不可尽杀。”

这句话他补充地很正式,因为万一程雪晴年轻气盛真要找他们秋后算账,那一定会惹来不少麻烦,严重影响他的计划进度。

陈雪晴自是能明白顾运的意思,事实上她也觉得再追究他们责任不太合适,但是她第一次看到顾运这么正经的说话,而且那话根本不似一个高中生能说出来的,一时间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愣了愣,她发现还有个问题自己很想问。

“可……你还会审计么?”

顾运到底是怎么“偷偷”弄到公司账目的她已经不想问了,但是他是怎么查出问题来的,程雪晴是真的很想知道。

那些账目,她曾经请注册会计师朋友看过,人家都觉得很难挑出问题,言明只有请审计师团队入驻,进行全面审计才能查出问题来……

可他“大概”看一下,就能看出问题来?

不光看出问题,连线索都找到了?

顾运听到程雪晴问起这个,不禁轻笑一声。

这个问题倒是有点不好回答了。

可是自己又没有义务,非要认真回答她?

于是想了想,说道,“我忘了跟你说了,我祖上五代都是审计世家,这门手艺是家传的。”

程雪晴杏眼圆睁地看着顾运,说道,“这……也可以家传?等下,你之前不是说你们家五代美食世家吗?”

“我说过?”顾运皱了皱眉,然后又认真道,“哦……可能是那会儿世道艰难,咱们祖上就多学了些技能,技多不压身嘛。”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烈火雄师 重生成为噬界兽 白莲花要做反派 我穿越成了猿飞日斩 荣耀圈小团宠 湘妃记 救世女神的成长之路 华娱影视风华 我家王妃是首富 我家娘子不是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