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小说 > 都市言情 > 破云2吞海 > 47、Chapter 47

47、Chapter 47(1 / 1)

推荐阅读:

早上八点整,手机闹铃蓦然响起,吴雩就像上了弹簧似的蹭!一下坐起身。

客卧宽敞明亮,落地窗帘外是初夏清朗的阳光。双人床上雪白蓬松的被子枕头散发出干净的气息,吴雩坐在床上迷糊了几秒,长长打了个哈欠,意识到这是在哪里——步重华家。

昨晚他护送领导回家时已经很晚了,于是领导经过慎重考虑,拍板决定今早调休半天,得到了下属的热烈拥护及支持。

吴雩懒洋洋去客卧配套的洗浴间刷完牙洗完脸,换上他上次丢在步重华家换洗的t恤牛仔裤,啪叽啪叽地从楼上下来。还没走到一楼,只听楼下玄关处有人进了屋,反手关上大门,随即步重华拎着早餐的身影出现在了客厅里。

“醒了?下来吃早饭。”

步重华明显刚晨跑回来,脖子上套着一副蓝牙耳罩,穿着兜帽运动衫和短裤,一双虽然有点儿旧也认不出牌子,但不知怎么就很好看的运动鞋。他起码有一米八六、八七,这个身高把腿线拉得很长,大概因为对健身很有研究的关系,腿部肌肉锻炼得很好,整体感觉仿佛一名刚参加完运动会的警院大学生。

吴雩睡眼惺忪,拉开厨房吧台边的高脚凳爬上去坐好:“你每天起这么早去跑步不困啊?”

“习惯了。”

吴雩点点头,无声地嘟哝了两个字,看口型好像是:“牛逼!”

“我比较奇怪的是你。”步重华把包子豆浆从塑料袋里拿出来摆好,说:“你看着那么能打,天天也不训练也不运动,怎么保持的?”

“不保持啊。”

“……”

“我现在也就勉强算以前的二分之一,”吴雩说:“算了,让过去的光辉历史都跟着时光随风而逝吧。我决定服从岁月的安排,该吃吃,该喝喝,该发胖发胖,争取做一个每天下班回家后就长在沙发上,沉默安详慢慢变圆的大叔。”

他拿起一个香菇竹笋包子,一口一半两口一个,步重华久久看着他:“……你也挺牛逼的。”

有钱的精英阶级买早饭也很丰盛,有各种口味的小包子、小饺子、豆浆、卤蛋和皮蛋粥。他们这个小区的早点店跟吴雩家附近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不论口味还是精致程度都高出一大截,吴雩对上面有蒸贝的小虾饺明显很感兴趣,吃了五六个才停下,汇报:“饱了,谢谢领导。”

“你不吃这个么,”步重华一边喝粥一边用筷子推了推:“这几个奶黄包?”

“这什么?我不吃甜包子。”

“那扔了吧。”

“怎么能扔了啊,这多少钱一个。”吴雩听说要扔,又不行了,赶紧把那满满一碟包子按住,想想问:“要不我带去给蔡麟吧?”

“这一热皮就破了,你让他吃冷的?”

吴雩天人挣扎片刻,步重华看着挺有意思,说:“要不你尝一口试试?”

吴雩平生没吃过甜包子,就像蔡麟没吃过咸豆花,廖刚没吃过甜粽子,步重华没正经谈过恋爱一样。人在第一次背弃自己信仰的时候都是满怀挣扎犹豫的,吴雩眼底写满了清清楚楚的:“这什么玩意?”“包子怎么能吃甜的?”“这跟丰源村那帮邪教有什么不同?”足足半晌之后,他才伸筷子夹起一个,忍耐地打量几秒,用门牙试探着咬破了包子皮——

步重华喝完粥,收拾好碗筷,起身去厨房清洗干净;他从衣橱里拿出下午上班用的衬衣长裤,准备去浴室快速冲个澡,路过客厅时突然听见一阵鼓点般的蹬蹬蹬蹬蹬蹬蹬蹬,于是探头一看,只见楼梯上吴雩正光着脚不停奔上,奔下,转圈又奔上,又奔下……

“你在干嘛?”

吴雩气喘吁吁一扭头,嘴角边清清楚楚粘着一粒儿奶黄馅,只从牙缝间迸出了一个字:

“撑!”

步重华愕然一看,只见厨房台面上那满满一碟奶黄包竟然已经被狼吞虎咽精光,别说包子了,连个包子屑都没剩下,干净得能照出人影。

步重华忍俊不禁,悠然问:“你的梦想不是做个长在沙发上慢慢变圆的大叔吗?”

“梦想是梦想,现实是现实,你还梦想干掉刑侦局老大自己当一把手呢,你成功了吗?!”

步重华:“………………”

吴雩痛苦捂着咽喉,继续风一般蹬蹬蹬瞪瞪。

步重华冲完澡,换上衬衣出来,吴雩那几乎要从喉咙里喷薄而出的撑劲终于过去了,摊在沙发上呼呼地喘气。

“下次上楼去健身房就行了,蹬什么啊。”步重华哑然失笑,从冰箱里丢给他一瓶运动饮料。吴雩接过来喝了两口,望着天花板说:“我不能在领导家继续蹭下去了。”

“怎么?”

吴雩一时没说话,少顷从眼角瞟向步重华。

步重华拿着手机坐在沙发另一头,不知道在聚精会神地浏览什么,可能在查阅市局发来的邮件。他头发还没擦干,鼻梁挺直嘴唇削薄,水珠顺着结实颀长的脖颈流淌下来;衬衣硬|挺干净质地考究,衣底隐约显出肌肉轮廓,那是花钱花时间、科学锻炼和极度自律的综合结果。

他们两人都静静待着的时候,互相之间距离仿佛变得非常近,甚至连步重华身上那温热坚实的气息都清晰可感。

吴雩无声地收回目光,抬起一手蒙住眼睛,笑了起来:“白吃白喝太舒服了,待会回自己家适应不了怎么办。”

仿佛有某种不轻不重的力道在喉头陡然一撞,步重华看向他,那句话几乎要脱口而出。

“人不能过得太舒服,不然会丧失奋斗的动力。”吴雩手掌揉按眉心,闭着眼睛笑道:“我们这样的无产阶级不奋斗怎么办,上哪儿攒钱……”

“你攒钱做什么,买房?”

吴雩“唔”了两秒,随口说:“买房啊。”

步重华突然停下动作:“他们没给你分房子?”

像吴雩这样虽然没有评下功勋,但确实立过汗马功劳的卧底,回来后都会有生活上的保障和安排,越是一线大城市越是要政策落实到位。如果让人风雨漂泊十多年,回来后却连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没有,还要花钱去租房住,那这个地方的“有关部门”就得有麻烦了。

步重华知道津海市不至于办出这种事,但同时也疑心吴雩是不是什么都不懂被人算计了,问这话的时候口气就隐隐有点不对。谁知下一刻他只见吴雩若无其事地“嗐”了声:“那……那房子太破了,攒钱再买个好点的呗。”

“怎么样叫好点的?”

“大点的。”吴雩就跟指着菜单上随手点菜似的,说:“三室一厅。”

以津海现在的房价来看,三室一厅大概是建立三口之家最底线最基本的配置了。

其实他有这个想法很正常,国家分配的住房未必有全产权,也不一定卖得了。像他这种外貌条件,如果自己有个房,再有一份正式稳定的编制内工作,那应该是本地很多丈母娘心中的热门人选了。

“……”步重华无声地点点头,神情淡薄沉郁,心里似乎有个地方渐渐凉了下去。

我刚才想说什么?他想。

我到底想让他怎么样?

他几乎是以一种冰冷苛刻的态度把自己心脏瓣膜都一层层掀开,一层层挑剔审视过去,连最隐秘最细微处都无所遁形。刚才那不知从何而起的滚烫冲动,就在这无情的审判中被撕得灰飞烟灭,硬生生沉回了灵魂最底。

他们就这么分坐在沙发两头,步重华拇指在手机屏幕上漫无目的地划,似乎在搜索网页但实际又什么都没看进去,只有无意义的文字、色彩和闪烁的广告映在视网膜里。少顷他眼睛的余光瞥见对面,只见吴雩一脚踩在地毯、一脚摊在沙发上,沙发上那只清瘦的光脚冲他晃了一下:“领导。”

“……怎么。”

“你书柜里那些书能不能送我几本?”

步重华胸腔里仿佛有一丝丝说不上来的感觉,但他没有表现出来,面无表情盯着手机:“不能。”

吴雩:“?”

“但能借你。一次借一本,看完了要送回来,还了才能再借。”

精英阶级不能这么小气。吴雩想了想问:“那借什么都行吗?”

——他这么问是有理由的,因为步重华书柜里有些珍贵的藏本,价格绝非能随意送人的级别,但如果出借的话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可以。”步重华顿了顿,盯着手机屏幕问:“你今晚是不是就要回家了?”

这话里的口气仔细听来其实有点不同寻常,换成任何其他人,吴雩都会本能地感觉到一丝怪异。但因为对方是步重华,他只平瘫着望向天花板,随口说:“回啊,不然呢。”

“那你现在就去挑一本吧。”

“……”吴雩从平摊状态九十度一抬头:“真的挑哪本都行?”

步重华终于从手机屏幕中抬起视线,那双棱角分明的深邃的眼睛看着他,半晌轻轻向书房那边扬了扬下巴:“还不去挑?”

吴雩灵活地一起身,连拖鞋都没穿,光着脚就蹬蹬蹬进了书房,紧接着传来玻璃柜打开的声音,步重华知道他开始兴致勃勃地挑书了。

他没作声,起身走到书房门前,靠在门框边。

这是吴雩很少见的一种状态。他穿着很旧了的t恤,灰蓝色发白了的牛仔裤,踮起脚伸长手去够书架最顶层,凌乱的黑发拂在耳梢上,有种不符合年龄的单纯的满足。

仿佛那个忍耐、懦弱、木讷、呆板,那个在禁闭室如困兽般一脚踹碎电视机、声声索问着步重华在哪里,那个一站在众人视线焦点就不习惯开口说话、还偶尔本能竖起一身警惕尖刺的吴雩,都被眼下这纯粹而单一的快乐所融化了,恍惚竟折射出十三年前那年少气盛、风华正茂的影子。

仿佛有种辛辣、火烫而麻痹的堵塞感一下下撞击步重华的喉头,但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严厉冷淡的面孔已经保持了太久,不论是吴雩还是所有人,甚至他自己都已经太习惯了。

步重华双手插在裤袋里,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开了书房。他默默地在客厅中站了一会,回自己的主卧打开衣橱门,取出一叠整整齐齐没拆吊牌的棉白短袖t恤,又回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从保鲜柜里一股脑翻出宋局夫人从国外旅游回来带的点心、零食、巧克力,顿了顿之后不知道想起什么,又从冰冻柜里找出超市买的几大袋速冻虾饺和扇贝饺,用报纸和塑料袋扎好。

他把这些东西一样样仔细叠放进自己的双肩背包里,拎着回到书房:“你挑好了吗?”

“哎。”吴雩嘴上答应着,实际却没挪窝。步重华便走到他身边,刚坐到地毯上,果然紧接着只见吴雩合上手里的书,一拍封面问:“这本可以吗?”

《电子取证研究要点》。

“可以。”步重华把书放进背包里,简短道:“给你的。”

吴雩愣了下:“哟,你提前送我新年礼物啊?”

“许局说再看见你穿那洗透明了的汗衫在办公室里晃来晃去,就要通知隔壁扫黄大队把你扫走。”步重华站起身一声哼笑:“这么大人了,便服穿得跟刚抓进来的犯罪嫌疑人似的。”

“哎,扫黄大队怎么了,扫黄大队是蔡麟的梦想之地不知道吗?”

精英阶级根本懒得搭理这种低级笑话,甩甩手径直去了外间。

吴雩笑起来,翻了翻书包,想从底下掏那一大盒进口巧克力吃。但步重华给他翻出来的虾饺着实不少,仿佛恨不得把他这辈子吃的虾饺都一次性备足了,全都层层垒在上面。吴雩掏了半天没能把巧克力盒掏出来,只得先把其他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放在地毯上。

“这书包看着挺大,开口却……”

吴雩一边剥巧克力球糖纸,一边打量精英阶级貌似很贵的双肩背,却突然毫无来由地怔住了。

……这个背包的样式,竟然跟郜灵的黑色书包很相似。

不论形状、大小、还是顶盖开口软硬度,都没有太大区别。

明明是没有关联的两件事,却仿佛虚空中一槌轰然重击,霎时醍醐灌顶。吴雩瞳孔无声缩紧,突然丢下巧克力球,把书包里所有东西全倒出来稀里哗啦摊在地上,把手伸进空书包比划片刻,意识到了什么——

某个被所有人不约而同忽视了的疑点,在那瞬间哗然浮出了水面。

“是,是我知道。”

步重华站在书房窗前打电话,只听手机对面许局满意地唔了声,又语重心长说:“下午你亲自上检察院,去找那xx部门的xxx,刁建发供出来的那一批邪教组织要联合xx部门一道清查……”

“——步队!”门外有人大步走近:“步重华!”

步重华一回头,只见吴雩推门而入,手机里许局诧异道:“怎么小吴也在你家?”

其实根本没什么,步重华却下意识打了个磕:“他……来找我有事。”

“喔,喔,行。”许局没明白是什么事,但想了想之后严肃叮嘱:“你俩要好好相处,不要闹矛盾,更不准再吵嘴打架了哈,明白吗?”

步重华嘴角微微抽搐,应付了几句“明白”之后才挂断电话:“你怎么了?”

“刘俐丢失的笔记本是什么型号的?”吴雩劈头盖脸问。

步重华对案件笔录细节熟悉得连顿都没打:“戴尔灵越14r,两年前的款,原价三千多吧。”

“型号带r都是厚本吧?”

“应该有两三公斤,怎么?”

吴雩站在书房门口,拎着那个双肩背向步重华一晃,只见拉链大敞的包里空无一物:

“郜灵带走的那个人骨头盔分上下两段,中间用三块骨片链接,增加了内部容积,也就是说光头盔本身就比人头还大三圈。”

“——那她怎么可能这种大小的书包里放下头盔、两件衣服、一堆杂物,再加一个两三公斤的笔记本电脑?!”

步重华猝然意识到什么,眼神霎时剧变!

没错,确实是这样!

人骨头盔内部有银子和绿松石作为框架,如果郜灵把一件毛衣塞进头盔内部作为保护,另一件包在外面作为缓冲,然后再塞进书包,那么她基本不可能再塞进一个两三公斤重的厚笔记本,强塞会造成对头盔的挤压损坏,也极有可能让拉链无法闭合。

但在监控里,那个书包拉链分明是拉到底的!

“那个电脑……那个电脑不是郜灵带走的。”

无数疑点在那瞬间串成一线,步重华喃喃道:“郜灵和年小萍的被害时间最多相差六个小时,有人在这六个小时内杀死高宝康,潜入郜灵家,偷走刘俐的电脑,最后再去河堤上杀了路过的年小萍,留下何星星向警方报案……骷髅杀人的新闻是被故意传出去的。”

“五零二案不止丰源村那帮邪教,”步重华蓦然看向吴雩,嘶哑道:“这个案子背后还有一拨凶手!”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一只走走2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leo爱**美美美、莹酱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叽哩咕噜悄3个;尘封在城2个;江莲、陵游当归、佐yu鼬、途途22222、雨希、77、柯基shinichi、大漠孤烟、本俞姑娘、阿茂、停雩的小包子、九头蛇混吃等死部队、吴雩无求、蛮蛮、山那个月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鱼啊一条鱼、gaosubaru、大花花、边边边边妬、玟宝宝2个;啊啊啊、优质大腿毛、oct.兔、如沐暖日、佛系蜜桃春、千是千万的千夏是夏天、敲里吗敲里吗!、yu、北兮、安存、莉莉安、多多、懵暮暮、似昤、(、倾歌歌歌歌歌、花鹿、雪、lisa&zhou、星析、咖啡豆、梅寮、绿绮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5个;红酒巧克力36个;怀舟24个;雩我所欲也19个;边边边边妬10个;葱花烧雩8个;李红旗、万受吴江、卓小五7个;顾七缀、葱花妈妈爱你、敲里吗敲里吗!5个;南城分局实习生警号18、倾歌歌歌歌歌4个;花开满城、h猫、31362148、枯荷听雨3个;破云实体出了就改名、禁止进食、37822700、以列、流罹、夏x章、漠漠晓寒轻、luda家的陌诚、vv世最可!、惊梧、周天子、satsuki、黑米啾啾、顾子熹的笛子、diviner.、倾卿凉墓、rui蕊蕊蕊的蕊、我是只被被、azuresky、日落江河、迟遇、潇兮、夜雨微凉617、霍汐泠、岁慕天寒等某蓝、灌醉情敌2个;小莹子、虽抱文章、酱酱_鱼子、吴雩麻麻爱你、吃了一斤可爱、兔子吃萝卜、sunny223、迹小小、hana酱、尹尹花花痴痴、微凉同学、红烧小鱼加葱花、素眷saaki、默念念茉、大柚子酱酱籽、emotiona°、一水、好单纯不做作、顾况、老婆卡莲、小枭鸢、灵渊坐飞玑、楚青、万受无疆。、jin223变身钢铁女侠、week2112、清浅、小肉圆子、沈弦笙、吃汤圆吗、紫凌_、uni_、小熊甜甜圈、jerry5658、妖荼、夏天要有冰西瓜、茶·叶子、小花菜菜、31827491、33358582、音频小安逸、吴雩无求、墨冶、淮水不逝、过往太空旷、宣潇是小玑灵、楼衾、空苓、狗倾书、菜菜、dreamingsleeper、陈褚衣、季风气候、花与君、云曦静好、卿仕、23012974、夏山嘉木、岸杉、淮上到底是什么神仙、29895452、飛鳥川淵瀬、小黄雩滴麻麻、韦惊猎、曲诶曲诶、平冈、三盘定江城、22524102、大花花、绯梓yo、幸福就是躺在淮妈怀里、七弦、咪啪~、一只白猫、风情万种芭娜娜、反调、阿阮、海风、正版沉荩、冯十年、曈曈日、reason、柠檬酸奶的薄荷、songsong、玉扇1379、月见_tsukimi、缺心眼的小可爱、苏扬、贴心小棉袄、子衿、chen.、樱花味的奶昔、鱼鱼的立顿红茶包、席矜、主公能打、鱼啊一条鱼、吱吱吱、醉后不知天在水、27575305、高小鹤儿、常岚、24616197、36103776、酌叶、34156716、啃石头的兔子、雩鱼鱼鱼鱼。、283、江一帆、葱花的立顿红茶、扶墨、暗夜蔷薇魅、宇宙第一帅驼驼、顾大帅的小甜心、今早起床了、na2so4、23484846、今天p甜甜亲我了吗、turing、25200081、淮老师好厉害一女的、是蒋丞丞啊、小鱼遇见jqx、脑壳痛、wen、**不是鱼、英子、剔子君、胡桃夹子、竹沥、卿乃人间真绝色、葱花鱼、温水煮鱼、眉眼冷似刀锋!、ene、冰沁透心凉、喃喃自语、海碗小同学、璇歌、沈直树、m、18343995、必然书荒、寸芒、叶叶叶如故、小雨微微、未央、羡三岁、渭北、加点葱花、没有id名字、云月八千里、空想肥闲鱼、莳闲、psycho、二神此生步雩、你风格的那部分v、啊哈哈、岚枫眠、龙纪威喂两声、严峫怎么这么可爱、是太子殿下啦、可达鸭呐、抹茶绿茶茉莉花茶、星羅、gaosubaru、霸王洗发水、一一、(?e`)?、弋游、七月噗噗、月兮溯流光、loaded、清辞、天水之青、茯藏、yu.?o_o、九头蛇混吃等死部队、vivi、摸仙女娃、惜微、三毒、24275301、夜空的花散落在我身后、乜仝、延延的吉他、和光同尘、澜、舞雩、钥砂、抱起玉桂狗就跑的丁丁、想喂小鱼很多糖、川白、玘靈、有光、喵~、羽心、小悦同学、醴力、渊水映白月、noleeee、天道好轮回、rye、一把碎光、平身像只风、bsibdke、斩人不留行、一二、肖战的人儿、虫二、颖柠檬&小居居、25478445、豆砸、明执、叶篔、美丽阳光雪、原味奶茶、布丁km、电光幻影1350、3183403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楚豫236瓶;葵n180瓶;嫉恶如仇kayuyu136瓶;鱼鱼135瓶;楚曦128瓶;江影124瓶;qweriophjk100瓶;二两核桃酥98瓶;祈年90瓶;长安灯火明89瓶;棒槌儿78瓶;朝朝暮夕阳73瓶;花荨月下70瓶;年糕女王69瓶;頌枳68瓶;moluna67瓶;兜兜的窦寻66瓶;繁华尘埃65瓶;抹茶绿茶茉莉花茶、吃枣药丸、佐yu鼬60瓶;陵游当归53瓶;灌醉情敌、必然书荒、酱籽啊、大花花、乔、羡三岁、白木木、rubygs、然也、么弧、荼白白不白50瓶;一睡一夏47瓶;柯馨语45瓶;风鸟、无京打采44瓶;yun、依楼月悬、小可乐酱、纪念币、清晏、障目之叶、安安、ray-晓风落笔间-40瓶;倾心、陆柒染、公子莫离39瓶;桑衔37瓶;微凉、酱酱_鱼子35瓶;坎秦、30998058、click33瓶;我是潜艇、长歌行、半山木、野渡、御蝉、ake、晨曦、慧、阿卿、林木惊鸟、今晚喝粥、英子30瓶;咚呲丨哒呲29瓶;魑魅28瓶;云朵探花绝境27瓶;萌26瓶;白夜微茫、木绘千墨、鈈楠25瓶;醉墨重生丶22瓶;雪域雪、云上植树、一叶之秋、君景寺、兔子、神兽淘点点、天青江月白、青青子衿、30561615、大仁、凑到字数、恭州警花、34310775、墨233、心随缘动、电光幻影1350、宝宝宇宙第一、七个小中也、diviner.、23254746、29621972、amily、梅枝鹤、鎏山雪、沐辞、林咱、天道好轮回、葱花儿鱼、锡纸君、高小鹤儿、直的扳弯-弯的扳断、陈公子、羽心、飞、柚子酱、25118941、晨夕、我是乐迪、合资赶紧结婚、木上花开、扶苍、29874443、顾清言、没头发的金水20瓶;32993204、jd、莉莉安、青木、才子词人、麥田絡絡19瓶;27996312、娜段时光、我的墙头是万里长城、purecolour18瓶;一一、句句句句17瓶;黑糖麻花粘牙、3316瓶;梦啼妆泪红阑干、舒淼lv、浅夕、ukyi、今天也要加油鸭、qmy、手可摘星辰、什么时候有猫15瓶;九罹14瓶;桔子、明执、周天子、雪13瓶;qvq、树树天天偷蛋11瓶;葱花追妻之路见证人、月渡星河、anne、风情呓、猫丞的兔飞飞、天下不过繁华、苏魅生、扯掉含光君的抹额、啦啦啦柯啦啦啦、无边雨、惜久、寿司sh、舞雩、叶落无生、秃头段皇后、夏飞宝贝儿亲一个、雏裘、落雨、算不准的黄半仙、长路、聆长生、是戳戳的卑微小粉丝、秃头小妖孽、汉宫有木、hk、德拉科马尔福夫人、あ、我不配有名字、乔公子、琬宸、ylylylylylylyl、爱丽的小钥匙、路人路过、千朝理、顾子熹的笛子、昔年、停停是我心尖尖、33576834、ice、猫不爱吃鱼、霓虹妆、七七、紫檀今天也是爱淮淮的、yin、有一个姑娘、嬝嬝、斯如礼、收红包的、木山茶白、渃溪、20766365、是芹菜不是坛子、云外信、漪琳、夯445、妮子、peach、边走边看、风流囧斋主、圆滚滚、雅雅、susie、蓝山、洛基老婆、梓墨、葱花妈妈爱你、foyle、十里红莲艳酒、土豆泥、榆木逢朝、llgg、sans、淡然一笑、辰、洛夭夭、弦歌难妄、阿楠、清羽莺时、东小壹、段天仙tuan、南城北屿、墨雨姸、桃夭、超级无敌大天才0519、清水、火锅协会会长、lylf、风之流痕、(?i_i?)、仓瞳、顾二淼、司南小卷饼、扶离、苏瑾墨、slf、dis10瓶;sovotllll、谁人踏花拾锦年、等闲风月、-情,、白甜甜的小甜甜、白衣红尘、37471906、随意点、79y、贺朝夫斯基的小朋友、微凉、谷雨知时节、77、宇宙super欣、相思赋予谁9瓶;22742353、伯爵大人的猫儿、陌上_超喜欢淮妞!、嘎嘎、31962515、coolwater2012、崽子、与花说、盛开8瓶;葱花想喝红茶、释言oath丶、潇虞卿、燕云承、停鹤、汪汪7瓶;psycho、晞邪、塔塔、平湖醉夜、枝丶、-花词集-、要瘦到100斤的molly、肆意、、山楂6瓶;啊芬呀、无幻、马猴烧酒假发子、37113919、莳闲、boxelf、享云、36713908、迹小小、培培、青玳、今天政治到90了吗、润润、美杜莎的茶、抹茶红豆双皮奶、今天简亓娶我了吗、g7是个g□□、一清风子、hubulaka、十五特别乖巧、未央水镜、d、香格、水果茶、三土垚、碧桃花下自吹笙、我是阿水啊、一只二萌萌、赜渊、26268963、木鱼花、阿空真的没有两米八、一晌贪欢、一碗小米粥、、a.安瑾、slinaee、道远之_、陌陌、橘子汽水、泠醉、开昕、亦亦亦子、朱雀桥边、神恩不颂歌、星羅、纤尘、呼噜噜、一个想法子~、投雷小能手、洛洛、淼筱喵、贺情媳妇儿5瓶;姜瓷、天天妈妈、绯墨、渡舟舟、卍小宝卐、我爱我家会会、lyesung、南陌苑至、金真真?4瓶;十年海棠、ivan、边边边边妬、33815150、今天不想上班、波若心、秦岁安、秀秀捉的虫、顾昀昀、漫延?、悸动、江期、生竹、无、嘿哈、净生如许.、木华不实3瓶;赤大豆豆、元宝、velownica、三牙儿、小郁、36678625、辰溪、ten_cai10、听说糖果很甜、33786629、枕上鹤、破晓十六、sakura、三更灯火、暮霭沧洲、锦鲤本鲤?、铀蓝yolanda、我是谁、这是什么神仙爱情、祭·忆、殊行昙琴、今晚吃土豆、喵星人蹲坑呐、腰缠万贯地主鸿、糖沫2瓶;秋秋、忆江南、南溪、顾飞飞、35416908、十九、沐秋、阿甜的蟹黄少女、$-nono、benben、嫣小燃、再睡一下张佳乐、今早起床了、我怕不是个傻子?、木子邪、云深不知处有你、八千智8000、jin223变身钢铁女侠、baboon1114、咱們勾勾手、kiaseller、月晕超级喜欢江停停、今天追的文也不更新啊、忧伤的蘑菇、jmio、月兮溯流光、吃早饭了吗、zwh、迦尔纳、大侠留步whh、37822700、白河夜船、诸葛钢铁、vivi、宋风君、清光、布丁km、阿九会瘦的、忍冬??、栖鸥之岛、kyszd.、看不懂啊、南山烧炭、唐翎言、灵靖、沈辞秋鸭、阿四、李一亮、21371250、趙壹樂、兔飞飞、小三三儿、卿稚淑、朽瓷、夜阑、31820445、秦十七、夏迩、尹尹花花痴痴、37740396、晞彧、岚枫眠、tetris、小呀嘛小蘑菇、一砚梨花、花谢为谁殇、洛小西、哎呦喂、玛格丽特辣子鸡、猫又、echo小木、唐祭渊、相反的、盐盐盐粒儿盐盐盐、噗噗?、awen1121、gh米其林、是非之欢、嘻嘻最近爱停停、可葭、啊诶、37270495、爱吃草的鱼、总想吃东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我替妖女还旧债 从选秀回锅肉开始 神豪从绑定老婆开始 老兵新警 从猫鼠游戏开始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 龙婿归来 大佬都来找我报仇了 围攻地球 我真是女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