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小说 > 都市言情 > 破云2吞海 > 53、Chapter 53

53、Chapter 53(1 / 1)

推荐阅读:

“动手吗,银姐?”

阳光穿过村寨前郁郁葱葱的树梢,落在手机不甚清晰的偷拍照片上,只见书店玻璃门前人来人往,一名衣着普通的年轻人侧对镜头,正摘下墨镜,露出小半侧脸颊。

银姐嫣红饱满的嘴唇露出微许扭曲的笑意,然后收起手机,没有回复那条语音消息,扬头走进了木寨。

——中缅国境线,杨山,塔罗寨。

阳光映照着郁郁葱葱的山野,木楼二层堂屋宽敞凉爽,一名满身叮当银饰的美貌姑娘遍身罗衣,用长长的银壶斟满茶,一杯献给主座上金发碧眼的白人,一杯献给客座上戴银边眼镜、相貌十分俊朗儒雅的男子,在接触到对方含笑的目光时不禁微微面颊发烧,一双美目大胆地偷瞄了他一眼。

“喜欢?”鲨鱼随口问。

秦川品了口茶,不置可否。

“为了展示我的慷慨,她是你的了。”鲨鱼把茶杯放在手边,一边剪雪茄一边含笑道:“不过你也许要等成功说服万长文先生之后,才能有命回来带她走……你叫什么名字,告诉秦老板?”

美貌少女用一口缅甸话含羞带怯地回答:“我叫阿婷。”

秦川一口茶:“噗!”

鲨鱼:“……”

少女:“……”

所有人:“……”

秦川镇定地抹抹一身水:“实不相瞒,其实我从小就对名字里有停的人过敏,一靠近就好起皮疹,严重时还有上呼吸道充血引发的呼吸困难,所以还是算了吧。”

所有人心里同时:这也行?!

美貌少女阿婷无比失望地退下了。

鲨鱼感觉很有趣地上下打量秦川:“你就是因为这奇异的过敏症,才不敢在中国大陆继续待下去的吗?”

秦川面不改色地端起茶杯:“唉,可说呢,谁让中国叫婷婷的美女太多——说到这个。”他突然眉头一皱,岔开话题问:“我这两天一直想提,我们已经在边境线上盘桓了这么久,你的人始终在为偷渡做准备,是不是已经忘记曾经答应给我的佣金了?”

木楼下突然传来高跟鞋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鲨鱼没回答,倏然古怪地一笑。

“你的佣金,”他意味深长道,“应该是送到了。”

两名马仔率先飞奔上楼,左右分开,随即一道凹凸有致的高挑女性身影出现在楼梯口,长发束起、皮肤微深,冲秦川一勾性感唇角,扬手丢来一个脏兮兮的布口袋——

啪!

秦川当空接住,触手瞬间心里就已经有了预感。

果然,布袋里装着一个骷髅头盔,内外镶满氧化的藏银和绿松石,在阳光下泛着古老的酱黑色。

“我以为在马里亚纳海沟平台上做生意,下单付钱等送货就行了,没想到就这一个包裹竟然要等半个月?”秦川双手拿着头盔打量片刻,似乎不是很满意:“贵网站的物流速度不行啊。”

“因为我们这次合作的掮客是个废物。”女人迈着两条结实的长腿走来,往鲨鱼张开的臂弯中一倚:“他为了多赚点中间价,没有直接从卖家手里拿货,而是多此一举地弄死了好几个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导致这个头盔卡在手上送不出来——如果不是我把包裹拿来亲自护送,秦老板,你这趟就真的要打白工了。”

“银姐!”

“银姐!”

马仔纷纷低头招呼,银姐媚态横生地冲秦川一挑眉,鲨鱼顺手在她屁股上一拍。

秦川起身彬彬有礼道:“阿银小姐。”

银姐感兴趣地上下打量秦川,而鲨鱼对真人头骨做成的面具更加好奇,眯起眼睛观察了会儿,忍不住问:“恕我冒昧,秦老板。我为买下这玩意花了很多钱,它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秦川微笑不语,轻轻将附着在藏银上的泥沙和灰尘拂去,半晌才高深莫测地吐出两个字:“祭祀。”

鲨鱼做了个愿闻详情的手势。

“你听过藏地的传说吗?几百甚至上千年前,犯下咒杀罪过的大喇嘛被灌下水银,剥皮取骨,生前的怨念和法力都集中在人脑中,再被雕上神灵金翅迦楼罗和守护死者的尸陀林主,制成这顶人头法器。每当祭祀需要活人时,大祭司便会取出法器戴在自己头上,这样活人祭品的灵魂便不得不受大祭司的命令,被奉献给神灵——大多数是邪神,接受了贡品的邪神将自愿受到大喇嘛的驱使。”

“如此这般,经过了上千年的杀戮和祭祀之后,人们相信头盔法器拥有神奇的力量,不仅可以将死者的灵魂奉献给神,也可以将其从地狱召唤出来,送往天堂。”

秦川语调微微一顿,望着鲨鱼笑道:“您相信这种说法吗?”

鲨鱼摩挲下巴,眼底里闪烁着倍觉有趣的光,半晌才反问道:“你相信吗?”

秦川笑容更加深了。

“当然不信,因为以上八成都是我自己编的。”他咣当一声把头盔丢回布袋里:“但我店里那些人傻钱多的客户愿意相信,我他妈有什么办法。”

鲨鱼爆发出一阵大笑。

“不好意思劳烦阿银小姐跑了一趟。”秦川抱歉道,“小本生意,进货渠道一直不足,只能到处招摇撞骗,您千万见谅。”

银姐笑吟吟坐在鲨鱼腿上,“没关系,本来我潜入大陆也只是为了寻找万长文,帮你只是顺手罢了。”

秦川意外道:“那找到了吗?”

“没有,中国警方对他的通缉极其严密,他自己的老家和他那几个小老婆家里都没有任何消息,不知道正隐姓埋名躲在哪里,也许普天下只有秦老板你才能联系到他人了。”银姐顿了顿,话锋一转:“但我这次有另一个意外的收获。”

鲨鱼漫不经心“哦”了声:“什么收获?”

“一个令我难以忘怀的男人。”银姐向他一笑,低头凑近,几乎和鲨鱼面贴着面,姣好的面容浮现出一丝阴冷:

“也许,也是令你难以忘怀的男人。”

鲨鱼的视线钉在她举起的手机屏幕上,灰蓝色的瞳孔霎时紧缩——

“画师。”

秦川从没见过传说中的画师真人,不由向屏幕望去。

这张偷拍的角度并不很好,只见一名年轻男子的侧影伫立在人潮中,被抬手摘下墨镜的动作挡住了大半边脸颊——或许这也正是他没发现自己被偷拍的原因。

据说一年前画师的头像曾被放在暗网上通缉,然而几次都很快被网警追踪并删除,导致后来很多人对这位传奇卧底的长相猜测颇多。然而等真看到人才会发现,那些猜测大多是错的,画师既不高大威猛,也不面相狡诈;相反放大可以看见他白皙的脸颊皮肤,乌黑的头发搭在耳梢上,眉眼间的气质似乎还有一丝沉静和文雅。

鲨鱼瞳孔直勾勾盯着手机,半晌紧绷的肩头才渐渐恢复正常,重新靠回椅背,不动声色地问:“这张照片是谁拍的?”

“一个新人,曾经跟闻劭手下的金杰师出同门,目前是我手下最出色的,”银姐精心描画的眼皮一抬,若笑非笑:“——人才。”

“人才,”鲨鱼感觉很有意思似地重复道。

秦川瞅瞅手机屏幕,又瞅瞅银姐,笑道:“不好意思我孤陋寡闻了。这位倒霉的画师小哥曾经跟阿银小姐是旧识吗?”

鲨鱼漫不经心地拿起雪茄剪:“这就是我认识她很久之前的事了,你问她自己吧。”

银姐扭头向秦川一晃手机:“看着这个人,你能想象他被吊起来打得像死狗一样吗?”

秦川想了想,无法脑补出这个画面,诚实地摇了摇头。

“我能。”银姐眼睛眯起来,涂抹纤长的上下睫毛几乎交错在一起,红唇白齿间轻轻挤出几个字:“因为我见过。”

她抬手轻轻解开了衬衣纽扣。

银姐穿着挽起袖口的宽大衬衣和牛仔短裤,衬衣领口松了三颗扣,开得非常低,弯腰便能露出一片饱满的胸来。此刻那涂满鲜红指甲油的手指一颗一颗将剩余纽扣解开,毫不忌讳周遭的目光,将左侧衣襟向下一拉——

秦川微微一愣。

她左胸内衣下,肋间横着一条宽两三寸的暗红色刀疤,已经形成了弯弯曲曲狰狞可怕的增生。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拿匕首斜向上捅的,避开了骨骼和软组织,下的是死手,目标直指心脏。

“这是画师……?”

“不,是另一个男人。”银姐轻声说,露出一丝痉挛似的笑容:“不过他已经死了。”

尘埃在阳光中静止悬浮,反射出微渺的七彩光。手机屏幕上那道身影对着空气,仿佛慢慢变活了,摘下墨镜侧望向她,眼底深处闪烁着难以觉察的讥刺和嘲讽。

是的,银姐想,他当年就是那个样子——

“阿归!”年轻女孩子在罂粟园炙热的阳光下一转身,裙摆扬起飘飞弧度:“我已经跟父亲打好了招呼,你保护我这么多年,一直机警可靠,以后向南边的运货路线就奖赏给你来负责了,高兴吗?”

阳光那么烈,其实当时她也没看清对面那年轻人的脸上是什么表情,她甚至没听出那一贯沉着的语调没有丝毫起伏:

“保护大小姐是我的职责,并不需要奖赏……”

“嘘,”她一根手指按住他的嘴唇,笑道:“你可以叫我阿银。”

漫山遍野的罂粟花在风中泼泼洒洒,她带着挑逗和勾引似地俯身向前,突然视线越过阿归挺拔的肩头,望见远处山坡下一道侧影正注视着她,眼底黑白分明,闪烁着难以言喻的光芒。

两人视线交触瞬间,他收回了目光,随即谦卑地一欠身,走向丛林深处。

“……大小姐?”

阿银眯起眼睛:“你同乡的那个小兄弟,好像不是很喜欢我?”

现在想来那应该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阿归脸色有变化,虽然只是眨眼间的事,下一刻他已经变回了那张沉稳谨慎、毫无波澜的脸:“大小姐请别介意,他打小在村里就招人嫌,否则也不会在蹲号子的时候被人打得那么惨了。如果您不喜欢,我过阵子就把他打发回镇上……”

其实她从一开始就该发现,平静的水面下涌动着一丝丝暗流,然而那道罂粟花丛中黑白分明的视线却像一道恶咒,转眼间就将始料未及的噩运带给了他们所有人。

“塞耶东家!塞耶东家!”

“云滇的兵打上来了!”

“安排霍奇森先生快走!快,快走!”

……

阿银仿佛站在虚空中,眼睁睁看着那个焦急、愚蠢、忧心如焚的自己推开手下,从山体内部的密道中快步奔向刑房。

没用的,她知道。

不论自己再如何竭力伸手,都拉不住那踉踉跄跄的背影,头也不回奔向既定的血腥结局。

“阿爸!阿爸!那个条子的卧底呢?!”

刑房里吊着的人几乎认不出模样了,她看见周围人群纷纷让开,最前面的阿归扭头望向自己,手里拿着鞭子,不住喘着粗气,脸色在火把照耀中森白发透,眼底密密麻麻全是血丝。

“我就知道是他!我就知道是他!!”她听见自己尖利的声音疯狂大喊:“别让他这么轻易死了!拿来!拿来给我——!”

她从马仔手里夺过注射器,下一刻只听阿归把手放在她肩上,嘶哑颤抖地叫了句:“大小姐。”

她早应该想到的,那个早从十五岁起就被选来保护她的少年,那个悍利俊俏得像烈焰、冷静忍耐得像坚冰一样的少年,这么多年来不论被她怎样调戏勾引、信任重用,都没有主动叫过她一声阿银,也没有露出过这样破釜沉舟般的表情。

“大小姐,”阿归又叫了一句,不知为何极度发抖的语调突然稳定下来了,像是所有恐惧都被某种更决绝、更可怖的力量在一瞬间硬生生压平。

下一秒,他突然从后腰拔匕,雪光一闪“扑通!”将吊着那人的绳索砍断,同时钳住她脖颈一把拧到身前,刀锋毫不留情抵在咽喉,血丝一涌而出!

刑房内像泼爆了的油锅,惊呼和怒骂同时炸开!

她看见手下们推搡怒吼,她看见她父亲塞耶被愤怒扭曲的脸。然而在喉咙被压迫导致的极度缺氧中,一切景象很快变成了被胡乱涂抹的色块,在视网膜里蹿成金星,归于黑暗。

“放下武器靠墙!”朦胧中她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嘶哑到极致:“所有人!靠墙!枪踢过来!”

“准备车、汽油、武器,让我带他走!”

“不然我宰了她!”

不然我宰了她——

那困兽般撕裂的怒吼至今回荡在耳畔,整整十年过去,竟然都丝毫没有褪色。

银姐耳膜里嗡嗡作响,但不影响她向秦川勾起长长的、妩媚的眼角。

“不重要了。”她微笑着拉起衣襟说,“我只是觉得那一个已经死了,这一个也不该独活。”

鲨鱼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笑着问:“你是想杀了他吗?”

银姐向他一扭头,长发瀑布似地甩出一道弧线,半是挑逗半是故意地:“不可以吗?”

“可以啊。”

银姐似乎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倒“喔?”了声。

“马里亚纳海沟的存在就是为了探索无政府主义之下的绝对自由,因此我一向尊重每个人的自由意志。”鲨鱼颇绅士地一摊手,说:“你的人才,你的恩怨,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两人对视半晌,银姐终于风情万种地媚笑起来,依偎到鲨鱼怀中,在他脸颊印下一吻,然后起身一撩长发,还不忘对秦川抛了个火辣的眼神,然后才转身袅袅婷婷地走下了木楼。

木楼前是一条青石路,通向村寨前更加茂密的丛林。银姐的背影顺着那条路远去,渐渐融进了那金灿灿耀眼的日光里,消失不见了。

鲨鱼收回目光,从裤袋里摸出一枚小指甲盖大小的纽扣,拇指轻轻向上一弹,又漫不经心地接住,在指间轻轻摩挲把玩。

可能因为银姐最后那记媚眼实在非常好看,作为这世上最后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秦川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含蓄地问:“火气太大伤身,你不劝她两句?”

鲨鱼慢慢地抽着雪茄,脸上若笑非笑,半晌才突然用两根手指捏着纽扣,往秦川眼前一晃:“猜猜这是谁的?”

那只是一枚普通的乳白色衬衣纽扣,没有任何商标,因为长期携带和擦拭,已经失去了光泽。

秦川已经隐约猜出了答案:“……画师?”

“一年前我受邀途径中国边境,画师以买家接应的身份潜伏到我身边整整三天,期间与警方里应外合,使我在最后一天时被困在了一座重重封锁的大楼里。我在警方赶到之前侥幸找到出口逃脱,画师为了拦住我,从十六楼上撞碎玻璃,当空徒手一跃而下,神兵天降般一刀剁向我头顶,从他衣袖口绷飞出了这枚带血的纽扣。”

“真的是神勇,当时我看着那个人,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如果传说中代表战斗的神灵真的存在,应该就长着他那一张脸吧。”

秦川沉思颔首,随后可能是出于职业本能捕捉到了一个细节:“重重封锁的大楼为什么还留着出口?”

“你发现了吗?”提到这个鲨鱼似乎变得有一丝愉快:“因为画师的失误。”

——失误。

可能是当过十多年刑警,这平淡的两个字竟然令秦川眉心跳了跳,但他表面倒没什么异样,哦了声问:“画师也会犯错?”

“是人都会犯错。有人因为贪婪,有人因为恐惧,有人因为色|欲,还有的可能只是……”鲨鱼微微一顿,瞳孔里闪烁着意味深长的笑意:“太想自由地活下去。”

秦川眉头一皱。

但鲨鱼没有再多解释。

“我说了,马里亚纳海沟最初创立就是为了探索无边界的自由,所以我尊重每个人的自由意志。如果一个人真的那么想去赴死——”

他望向前方村寨,银姐的越野车队正穿过丛林,向远方起伏的山峦驶去;漫山遍野的交叠丛林映在他瞳底,这位地下世界闻名的大毒枭摊开手,神情似乎有一点遗憾:

“那么我也不会去拦着她。”

秦川与鲨鱼对视,良久后点头叹了口气:“我明白了。”

鲨鱼一手捏着雪茄,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转身向后走去。

“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华北?”秦川回头扬声问。

“不用急,再等等!”

暗网老板语气非常悠闲,跟几天前强硬紧急且不容抗拒的态度相比,好似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剧变。秦川敏锐地察觉到什么,只听他头也不回地反问:“如果你即将可能拥有一座金矿,你还会心急火燎去寻找一间银库吗?”

“……”

”我想找到银库,但也希望能拥有金矿。”鲨鱼手指轻轻一搓将纽扣弹起,又稳稳接住,含笑道:“因为那毕竟……是一座金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阿饭饭仔、温酒煮青花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小朋友、噜噜噜啦、废物点心、尘封在城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落川4个;阿饭饭仔3个;吾名先天、脱衣笑看晚风凉、七二、岁华、废物点心2个;夏x章、丘挽歌elegy250、136克甜橘子、山那个月、樱花泪ri、佐yu鼬、77、你看见过我的小熊吗、吴雩宝贝呜呜呜呜、阿茂、江莲、夜行人、舞三台、再喜欢你三十分钟、summersam、碧梓落、卓小五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只麻雀啾6个;佛系蜜桃春3个;征哥快去和霸霸结婚、绿茶冷面、如沐暖日、雩求步满、将歇兮2个;夜雨微凉617、24338495、gaosubaru、白五爷您的猫掉了、沫、旧岛月光、白千月、卿乃人间真绝色、水畔紫枫、樱花泪ri、四十一号寰、天官西柚、鹅、吴雩无求、傅山明、啊啊啊啊啊啊三四九月、封尘花阁..、血海总攻摩诃、玟宝宝、jylzl520、wonder、北冥月初、祁炀.、六虐、借月流光、-是小小蒋、三分入幕、寄黛、期末六百八林无隅娶我、阿无、喵与鱼的碎碎念、华·9527·安、你好我是钱形、时亡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温酒煮青花103个;楼衾61个;情深深雩萌萌50个;怀舟43个;墨咕咕康康我四儿子36个;哈拉希30个;边边边边妬16个;严峫的告白气球13个;葱花烧雩、葱花妈妈爱你10个;雩我所欲也、万受吴江9个;浮生妄7个;破云实体出了就改名6个;劳娘?很窈窕、敲里吗敲里吗!、闲趣、墨5个;全世界最英俊的人、渊水映白月、aquiver、苏扬4个;rui蕊蕊蕊的蕊、游游啊、榭宴、星析、小黄雩滴麻麻、18719771、榴莲、易燃易爆炸、一一、卿乃人间真绝色3个;海潮今天早睡了吗、augustrabbit、brynhilder、ciel他弟才是我的小少、吴雩、糖豆兜儿、笨笨黑豆的幸福、苏世誉、白水包子、下海五万山牙子、季风气候、七之、25478445、黑米啾啾、铲记黑喵、我想娶江停、oooops、月兮溯流光、jiojio!、楚丘、卷卷、心妤心愿cici、vv世最可!、布丁km、尘封在城、cвetaлeдrh、海风、37332279、北冥有鱼、再喜欢你三十分钟2个;啦啦啦啦小姐、283、y_ng_____、是伊啊、arimakisho、小棕棕、咕咕鸭、乜仝、32482341、鮮桃汁贩卖机、草莓鸡蛋饼、我我我、伞下魂、皮卡布、玉扇1379、樱恋、我很安静、6918、□□ile、robinia、执念、里纱小甜甜、和光同尘、浔九烟、月夕、29390754、紫檀今天也是爱淮淮的、吃碗面面压压惊、林三十、风夕、nw、时代、啦吟、噢吼、千灯、解千山、颖柠檬&小居居、桁衍、月星環遊、你可爱的太郎、31135757、日明为昭、戏十九、钥砂、rodyy、眼镜框、祈乃、你甜羊、妖娆美丽荷兰弟、na2so4、司南老公、霁华、独饮烈酒、淮生、建宁市公安局实习生、正版沉荩、dreamingsleeper、瓶装鱼子酱、大玉、今天变欧洲人了没、平陆成江、樱、夜空的花散落在我身后、小郭、叶篔、以列、山牙子巨萌、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江警花的茶、慕寒的小老婆、岸杉、窥见天光、甜豆qaq、最美的妍酱、文起九州、天蓝,海蓝。、墨軒s、尺素、平陆成江、童话、雨无声、baby、雩鱼鱼鱼鱼。、岁华、雪莉、binbinbinbin、吃瓜少女欢乐多、桃乐丝、刘霖?、什么时候谈恋爱吖、伊丽、优质大腿毛、allthat、打死不吃溏心蛋、樱花泪ri、反调、致iris、小憇、35478940、再睡一下张佳乐、江清酒、晨辰、白朝、菜菜爱吃盐姜葱花鱼、shuihuacong、茯藏、一颗完整的蛋、渡一次、小鱼好可爱、幕辞、渭北、寒煙似雪、agnes、却也、猫头鹰、35779213、xy、26736108、南城分局实习生警号18、清戈、脑壳痛、血海总攻摩诃、东栏一株雪、风情万种芭娜娜、沈英俊w、维萚、倾歌歌歌歌歌、玥出瑶山上、云仪小姐姐、祁凊、一白千里、胡桃夹子、风缱月、sunny223、31637914、虎皮猫猫~喵~、楚青、妖荼、叶桉抱着徐西临说道、解千山、蔣丞選手、小金刚、长团子、紫陌紫心、akkk、咪咪咪、沙雕&叶子寒、有光、今天吴世勋和我公开了、浮光、平冈、睡、echo小木、allah、葱花喝到立顿红茶了吗、一只来自深海的鱼、小莹子、(??w??)?、l-l-l、火花一瞬、rainbilouise、yiyiovo、烛兮、weather、伊丽莎白小布丁、灰上天的居、全职路人、停停严峫葱花鱼、驰隙、盏盏、葱花吃小鱼、默念念茉、空想肥闲鱼、劲仔小鱼、rakuzan2333、牡丹兄和萝卜弟、暴走的33、一只难独秀、主公能打、像一场梦境、本白、尹尹花花痴痴、阿凉有警花费总和小朋、vivi、瑾言、白鹿青崖、木楊、川白、被压的总攻、紫凌_、奶花世最可、吴雩麻麻爱你、清酒暖粥是你_、淮淮淮淮我爱你、31788245、久窑喵了个咪、黄单、uni_、赫连、阿阿阿树、三水青、酱酱_鱼子、molly、箫矣、迦尔纳、朱雀羽火、寄茕。、踽影、acn、杏花疏影里、歌且谣、宣潇是小玑灵、总有刁民想害朕、维多利亚、一颗大柚柚柚_、下海挂牌五万起、坂田金水、龙纪威喂两声、子衿、耶嘿、明浅、阿悠想看脆皮鸭、eugene、ss、sugar、何人与我共一醉、风流、20973201、浅草千夜子、陈褚衣、白夜微茫、风流小仙女、板蓝根炖鱼丸、不是甲基、说话浪且密、路过蜻蜓、惊梧、可不不可、日落江河、楚慈永远是白月光、过往太空旷、沈了个子衿。、你缺、暮雪纷纷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阿只138瓶;雪124瓶;风梳烟沐100瓶;小白88瓶;不吃白不吃74瓶;kyuu72瓶;灌醉情敌70瓶;天蓝,海蓝。、是梦涵哇w67瓶;清戈、小鱼梦中情人64瓶;要吃糖58瓶;没钱了没钱了55瓶;呱唧呱唧呱51瓶;诗水蛇山神庙、爱豆腐的小麻婆、星析、hue50瓶;丞哥无处不在44瓶;苏叹43瓶;?莹莹?【兮辞gloria】、爱吃兔子的萝卜、莹嘤嘤、在猝死边缘疯狂试探、阿鲁、26848237、斯托克斯40瓶;浔九烟39瓶;夜玖37瓶;笑岔气的猫33瓶;哈士奇、燕绥、吃西瓜、一白千里、平冈、魔法少女吱吱酱、莫厌生、裂冰、beni、【严江】、不知道叫毛好30瓶;浅清、豆沙bao包子27瓶;冼舟、江上吟、叶栖25瓶;一只小聪明、没头发的金水、祁炀.、白夜微茫、某丞、夏离瑾月、时纯熙矣、浮光、yanyan951、dawn、奶花世最可、汶阳、荼白白不白、北方楠木、?、龙纪威喂两声、风中细雨、雾灯、征哥快去和霸霸结婚、yuki、愚年、天真和邪帝都是我男神、35779213、玖思、小维vivianか、易别、橘子、里纱小甜甜、御镜轩、小张小张起不来床、铲记黑喵、3738059520瓶;冗談、幕辞、三荼荼荼19瓶;19233303、段马克的小裙子、障目之叶、秃头的杀杀18瓶;一定要去奥斯陆鸭、懒洋洋s、灼九、小银线鱼吃鱼、沐浔17瓶;芷城小天使、22588507、35478940、张艺兴对象、靓仔总是孤独的、ukyi、性感鸡哥,在线算命、millionnine、兕子、吾愿15瓶;再喜欢你三十分钟、蛋黄粽粽13瓶;笑许12瓶;爱吃鱼的雩、哆啦兔飞11瓶;全世界最英俊的人、封凛、北陂、葱花鱼、花眠、严峫最漂亮、嗑剧少女、雪莉、废物点心、e_e、夜月、南风、天水之青、清凉、贫穷小恩、初七大黄蜂、歌尽风、乜仝、葱花炖鱼、dhave、明日明夜、蹦沙卡拉卡、枕上山河梦中衣、鱼啊一条鱼、边边边边妬、暖暖巧克力、楼衾、慈母守中线、莉莉安、来时山有雪、丁旺旺、阡陌喜、shuihuacong、凌淑玉、橘橘呆狗?22号韩国采、战南、沐鬼风、桔久、心妤心愿cici、21193188、何渡、andrea、噢吼、长情°、何人与我共一醉、望舒、言姣、136克甜橘子、睡、少生孩子多修路、18581909、千铃也、23074804、守夜弟子橙小鱼、偷闲片刻、33552795、颜非、小友bb、饺子宴、余霜、夏飞宝贝儿亲一个、时亡、十一、紫霞、任性,怎么样、22669127、葱花鱼、zcorn、wint_77、梅时雨、云上植树、有迹可循、18549509、suephi、元宝、努力学习ing、二凡、妄嚣、盐姜葱花鱼、张起灵的猪、是新凉啊、逐月、落落梨、木鱼花、淮生、里脊er、陌陌、贺朝夫斯基的小朋友10瓶;旧岛月光、小鸡、佻咬、如果不说话、弦十九、陈老板、菜包子、罗云熙的小披风、三千没吃药、苏珩阿、曦玥、眼镜框9瓶;21851530、楚歌、free、阿楚8瓶;浓汁、顾先生的蒋先生、绿茶冷面、草莓鸡蛋饼、桎梏、抱走吴宝宝、妖荼、邓佳琪7瓶;原耽少女可盐可甜、37099833、calk、乌合之众、可爱的小希尔达、6瓶;竹实在线、烛兮、柒墨、37571806、宴相思、霜凝雪、想喂小鱼很多糖、rakuzan2333、慕秋凉沙、容珩、乾叶苓、闲敲。云子。、不喜欢睡觉、步雩一生推、小虾me、林雨怠怠怠怠啊、鹦鹉斯图、江停严峫家的大g、姜瓷、寂寞森林、唐和先生、skam、昕夏、糯米慈、piipiing、阮大佬的裙子、言笑晏晏、星之彼岸、云之空、玥出瑶山上、苇燕、呜啦、灰原、张萈灵、宁、dssu、她养的黑猫笑起来像哭、句句句句、踽影、坎秦、动次打次大胖次_、今天数理化学明白了吗、林杨的小娇妻、晓不得、出云5瓶;顾小轴、东漓、千寻、子衿、糖醋鱼儿、望舒的兔子、柚知不是瓜4瓶;费治、浅唱、笔落、栀衣衣、rainbow.°、molly、墨水鱼、停停麻麻爱你、蓝雨庙首席住持、吴雩、a.安瑾、山辣椒比红辣椒辣、oi、封尘花阁..、南陌苑至、克劳蒂亚之心、这是什么神仙爱情、雪月小猫咪、南西、沈晏生、山那个月、小兔子乖乖、亚齐、秦岁安、一公羽3瓶;红衣、柯哀永恒、19816555、布丁km、梦落雨林、茶歇、37332279、27121577、37876804、八版鱼、可可豆儿、翻滚的小汤圆、先生家的阿悦、不好吃的磨牙饼、赜渊、yiyangqianxi、淡月青芽、去者、29793729、冰冻小青提、巍澜舟渡、一见你就笑、jmio、rodyy、南橘2瓶;紫陌紫心、战廷深、彼岸花、江警花的茶、温时迁、幻剑莫轻言、叶桉抱着徐西临说道、倾翛。、忆江南、35388744、七桥先生、月兮溯流光、leah、祁桑子、嘻嘻最近爱停停、akkk、玛格丽特辣子鸡、夜空的花散落在我身后、35359564、一路向南、寒煙似雪、期末六百八林无隅娶我、初雪我老婆、祁凊、墨烟言、35564292、橙桔一号、白桦、28209669、钱悦rena、你充钱了是这个号、始皇、柳惜夕、那谁、陆必行正房、卡卡、木楊、未央、一莲托生、一个小盆友-、vivi、阿素、八千智8000、多愁、$-nono、37360884、阿潘、舒淼lv、晚睡早起、啦啦啦啦小姐、嫣小燃、库房保管员、秋菌、(??w??)?、越御、柯柯、暮霭沧洲、烈如歌、冰极宝宝、是非之欢、沐秋、吾心安处、林蔚、喵喵的小姐姐、慎独.、有生之年、碳酸化嗑神仙眷侣中、米酒汤圆、月落无声、微醺、燕云承、九狸、每天都等葱花鱼、可一可再、晚安、纯洁善良的小仙子、江湖流浪猫、大侠留步whh、茶荼奈萘、云深不知处有你、风月易寒、华江歆在减肥、秋草花语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神豪从绑定老婆开始 大佬都来找我报仇了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 从选秀回锅肉开始 围攻地球 龙婿归来 我替妖女还旧债 我真是女明星 老兵新警 从猫鼠游戏开始